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十二章[08.0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虎眯着眼,看着她身后的男主子,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意思是你媳妇这么弱智,你怎么不管一下,这样的游戏哪是它玩的,它可是百兽之王。

    凌重华背着手,站在软椅的后面,给它一记刀眼,凌厉如风,它立马无奈地跳起来,伸出前爪去捡那布团子,衔到南珊的面前,仰着头,讨好地摇下尾巴。

    黄黑相交的长尾摆得欢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只驯养的野猫。

    南珊摸下它的头,笑得凤眼弯成月牙,接过布团子,「虎儿真乖。」

    随手从旁边的桌上取一块金丝肉饼,递到大虎的嘴里,大虎闻到肉香味,张嘴咽下,乖巧地趴在她的脚边,脑袋往她腿边蹭一蹭,满脸都是求抚摸的表情。

    她哑口失笑,从暖筒里伸出手,嫩葱般的手轻轻地摸着它滑顺的毛发,它舒服地半眯着眼,往她身边靠。

    它一边靠着,一边顺眉耷眼地不看冷着脸的凌重华,他见虎儿如此模样,伸出手,正要将它提过来。

    门外,有个老仆晃了一下,凌重华眼神一闪,缩回手,给虎儿一个警告的眼神,对着南珊柔声道,「你和虎儿在这里玩,我去去就来。」

    她乖巧点头,「好。」

    南珊呆在府中,与虎儿做陪,一人一虎玩着布团子,如此来回几次,大虎不干了,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装死。

    她笑眯眯的又取出一块金丝肉饼,放在鼻子下面闻一下,赞叹道,「好香的肉饼啊,里面肉煮得酥透,这皮儿被油炸过,嚼起来香盈齿间…」

    一面说着,一面对大虎挑下眉眼。

    大虎昂起头,呜咽一声,翻身跳起来,扑过来一口就将她手中的饼叼走,张嘴就咽下去,还用舌头舔下嘴。

    吊睛铜铃大眼巴巴地看着南珊,南珊心头发软,连盘子一齐放在它的面前,看着它吃完。

    吃完肉饼后,虎儿立马扒着软椅,也想挤上来,南珊失笑,「怎么,你主子一走,你就要称王称霸了。」

    它眯着眼,张着嘴,南珊被它装萌的样子弄得心软,幸好椅子够大,她往一边挪下,空出一块位置,大虎不客气在趴上来。

    千喜和万福见状,连忙将备好的吃食端过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大虎伸出一只前爪,千喜立马会意,抽出锦帕,将爪子擦干净,南珊啧啧出声,「这小东西,可真会享受,我的丫头,都成你的丫头了。」

    它撕下一只鸡腿,讨好地放到她的嘴边,她笑出声,「还会讨人欢心,真是个精怪,你吃吧,我不饿。」

    得到南珊的话,大虎不客气地开吃起来,南珊盯着它看,越看越稀罕,谁家的老虎吃个东西还这么讲究,看这进食的样子,虽然野性不改,却透着几分斯文。

    杜嬷嬷好笑地看着他们,走过来,对千喜万福使一个眼色,两个丫头会意,千喜哄它,「虎大爷,饭后该小憩一会,跟奴婢走吧。」

    大虎看下南珊,又看下杜嬷嬷,跳下椅子,跟着丫头们离开。

    他们一走,杜嬷嬷轻声低语,「皇子妃,奴婢的宫中姐妹递出来消息,陛下前日病倒,连着两日没有早朝。」

    南珊手一顿,抬头望向皇宫的方向,心思隐动。

    入夜,满身风霜的丈夫带着寒气踏进屋子,惊天的绝色容颜上带着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黑暗幽深的眸光深情地注视着她,从对方的眼神中,她知道,大局已定。

    她从被窝中坐起,月白的薄绸单衣,脸上通透如上好的白玉,乌丝散在肩上,鸦青一片,凤眼含情,疑视自己的男人一会,赤足奔下塌。

    环住他的腰身,仰起如花的脸蛋,朝他璨然一笑。

    次日早朝, 众臣又在心里嘀咕,永泰帝出现在殿中,他脸色有些发青,冷面沉沉, 眼神晦涩,看着殿中的大臣和前面立着的三位皇儿。

    大皇子眼中带着探究,四皇子眼中满是怀疑,三皇儿…眸色幽深, 看不出情绪,原来, 这个三儿子,他从未看透过。

    心下悲愤交加, 殿下三子,无一人挂心他的身体,无一人念这父子之情, 他们惦记的是他座下的龙椅, 是他的帝王之位。

    古公公拿出明黄的圣旨, 当朝宣读, 朕因龙体欠安,需静养修身,然国不可一日无君,大皇子凌重书无德,借由科举扰乱朝纳,贬为庶人, 长幼有序,三皇子凌重华性子果伐,有德正帝之风,宜承继大统,四皇子凌重焕封诚王。

    众臣哗然,大皇子跪倒在地,面目铁青,眼泪纵横,「父皇,儿臣冤枉。」

    永泰帝看也不看他一眼,冷着脸望向四皇子,四皇子如遭雷击,愣立当场,事情怎么会发展得这么快,父皇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退位,还将皇位让给三皇兄。

    他硬着头皮艰难地向前迈一步,「儿臣遵旨。」

    孟家失势,母后被废,还背负着奸生子的污名,外祖父闭门不出,信恩侯府乱成一片,哪还有人为他出谋划策。

    只他想不到,皇位怎么会落到三皇兄的头上,他看一眼头次出现在朝堂上的三皇兄,朱色蟒袍,冷面霜颜,犹如断雁孤鸿,卓然而立。

    很多朝中大臣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言中的三皇子,心中暗惊,三皇子抛开脱凡的长相不说,就看这通身的霸气,比龙椅上的永泰帝更有王者之风。

    圣旨一下,众臣跪地接旨。

    大皇子失魂落魄地出宫,贬为庶人,不过是拉拢几个举子,就被贬为庶人,父皇为了让三皇弟登基,居然弃他若敝屣。

    回到府中,早已乱成一团,大皇子妃木呆着脸,常侧妃哭声尖利,南侧妃低头垂泪,他明知父皇将他贬为庶人,必事出有因,可朝中,自韩首辅告老后,很多人都含糊起来,除了廖廖几个文官,竟无可用之人。

    他颓然倒在塌上,听着外面太监的传旨声,让他们三日内搬出皇子府,常侧妃的哭骂声不绝,大皇子妃派人去韩家求助。

    韩家人自身难保,韩首辅一下台,起因并不光彩,树倒猢狲散,底下的官员都寻门路投靠到姜首辅那边,自他告老后,算是明白过来,大皇子不是陛下心中的储君人选,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三皇子,为了给三皇子让道,居然贬大皇子为庶人。

    大皇子妃求救无门,让府中人开始收拾行装,陛下将他们贬成庶人,另赐了一座院子,也没有说收回府中的财物,虽无高贵的身份,凭着这些东西,其实日子也不会难过。

    常侧妃,现在的常姨娘对着南瑛出声讽刺,「南姨娘,你为什么不去求求三皇子妃,她可是马上要成为皇后,以你们姐妹的情义,让她去陛下面前求情,说不定大皇子就不会贬。」

    南瑛摸着肚子,低着头,不发一言。

    常姨娘又阴着脸怪笑,「是了,她是德勇侯亲孙女,你呢,不过是孟家二房来路不明的庶孙女,哪里算什么姐妹,这姐妹情深自然也就谈不上,皇后娘娘哪里还会再见你。」

    南瑛依旧不发一言,只管护着肚子,缩着身子。

    韩氏冷着脸,看一眼常姨娘,常大学士在朝中,半句都没有替大皇子求情,这常氏还如此张狂,着实可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