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十六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丁氏嗔怪道,「都是当皇后的人,说起话来还这样随意,让外人听到,可不得乱传。」

    「娘,你放心好了,没人会传的,说起来,我已有多日没有回去过,不知近日,家中一切还好吗?」

    「都好,你舅舅被封为永宁伯,托你的福,丁家感恩不尽,你祖母看起来心宽不少,有时候也愿意陪我出门走动,只是你爹,不肯搬回侯府,依我看,他跟侯爷之间,怕是有不少的间隙。」

    「那就依爹吧,不住在侯府,他依旧是德勇侯,堂堂国丈,哪还有人敢不敬。」

    母女俩暂且将这话题搁置,说起其它的家常。

    最后,丁氏被她亲自送到宫门外,后面是满满几车的赏赐。

    丁氏一走,南珊感觉自己整个人松下来,原来皇后当起来也不轻松,杜嬷嬷侍机道,「皇后娘娘,可要小憩一会。」

    「不了,等会陛下该下朝了,本宫与他一起用膳。」

    她揉下眉心,有些头痛地想到父亲和祖母的事情,父亲不知祖母的身世,也不清楚她与孟老侯爷的关系,对他们颇多误解,南家大房三房已搬到孟府,德勇侯府空置下来。

    祖母的意思是让父亲搬回侯府,可父亲不同意,坚决不肯搬回去。

    马上春闱在即,一切还是等科考后再决定吧。

    下朝后的凌重华,见到的就是有些皱眉的妻子,他略一思忖,就知她所忧何事,垂下眼,坐在她的身边。

    南珊嘟着嘴,靠过去双手环着他的腰,「皇后当起来真不容易,今日你卯时就起,一直忙到现在,连朝食都顾不得吃,可见皇帝也不是好当的,以前你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怎么过来的呢?

    冰冷的宫殿,空荡的心,唯有朝政,方能缓解些许孤寂,也就不觉得朝事辛苦,帝王不易。

    他就势坐下来,将她搂进怀中,「朝事不苦。」

    只是皇宫太大,他一人住着,觉得好生孤寂。

    南珊拉过他的大手,包住自己的小手,轻啄一下他的脸,「甜不甜?」

    亲完她展颜一笑,「虽然不苦,可也要适当休息,我们那里,但凡是当职的人,每月都会有休息日,你是帝王,不如设个新规,每月多休息几日,总好过现在每月只有一天的休沐日。」

    凌重华眼一凝,「以前曾听你提过你家乡的事情,当初我在位时,一月分为上下两旬,每旬休息两天。」

    竟还有这样的事情,南珊诧异,永泰帝怎么会改先帝的规矩。

    其实这是永泰帝的私心,先帝不重视他,那种被漠视的感觉,常人无法体会,他心下发狠,偏要做出样子来,于是更加勤勉。

    夫妇二人用过膳,在园子里消食,年关虽过,春寒料峭,除却一些四季常青的树木,其它的都光秃秃的,只剩青黑的枝条。

    宫墙上凌霄花的藤条缠绕着,等到开花时,不知会有多美。

    后面的高塔耸立着,两人拾阶而上,弯转重上一层,足有十七层,在古代来说,已是很了不起的建筑。

    南珊有些疑惑,好好的宫殿之中,为何会修建一座高塔,「怎么会想到在此地修高塔,高塔不都是佛家寺庙才会有的吗?」

    凌重华深看一眼她,叹息,「曾听你说过,你的家乡很多房子都能盖到几十层之多,站在上面,能俯瞰整个城的风景,这座高塔,站在顶上,可以看见京城方圆几十里的风光。」

    原来如此。

    两人爬到塔顶,从塔顶望下去,整个京城尽收眼里,皇宫气势恢宏,高大的宫门,两边的侧门,隐隐可见红漆描金的大门。

    近处后宫中的各处宫殿,时而穿行其中的宫女太监,井然有序,可西南处的安昌宫却不同,远远看着,宫人往来穿梭,似还有歌舞的声音。

    南珊微微一笑,「太上皇倒是有雅趣,不过宫里的宫女是不是多了些?」

    她看向身边长身玉立的男子,男子的眼中清冷一片,她将自己的身体靠过去,头枕在他的手臂上。

    他伸手揽住她的肩,看着底下的皇宫,以后很多宫殿都要闲置下来,留下打扫的太监即可,宫女确实多了些。

    南珊见他不说话,笑道,「新帝登基,要弄一个优惠政策,比如说放出一批宫女,配给边关难娶妻的将士,甚至是一些后宫的美人们,如果没有侍过寝的,也可以放出去。」

    此法甚好。

    他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你的家乡能人辈出,还有什么法子,你都可以告诉我。」

    「大江后浪推前浪,都是集祖宗们的智慧,不停地创新,才有后来的盛世,以我看,你就是一位出色的帝王,若不是你当政时的治理,永泰帝怎么可能安逸当皇帝,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边关战事之类的。」

    凌重华垂下眸光,「边关守卫是我的亲兵,姓肖,现在镇守在那里的是他的孙子,肖守城。」

    「怪不得,」南珊调皮一笑,手朝外面一指,「夫君,你要邀我共享这如画江山吗?」

    「正有此意,不知皇后可愿相陪。」

    「当然愿意,生死相随。」

    冷风起,衣摆扬起,男人貌比星月,女子娇若瑶花,相依而立,俯视这江山,夫妇二人视线交汇,碧空云山和高塔,底下是繁华的京城,天地万物仿若他们的陪衬,傲睨天下。

    宫内传来一声虎啸,南珊无奈一笑。

    两人回到正阳殿中, 大虎飞扑上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夫妻二人,像个被遗弃的小猫般,不停要围着两人打转, 尾巴摇得欢快。

    它的身上穿着一件类似小褂的衫子,是南珊特地让人给它做的,刚给它穿上时,它可是转着身, 臭美地在正阳宫中跑了两圈。

    眼下,它巴着眼看着他们, 南珊失笑,这小东西存心让她心生愧疚, 怕是怪他们夫妻自己去玩,又没有带它吧,她带着笑意走进殿内, 它乖巧地跟在她的身边, 见她坐上软塌, 它也立马爬上去。

    一人一虎靠在明黄织锦的软塌上, 同时舒服得眯了一下眼,动作如出一辙,屋子里燃着龙涎香,香气从紫金铜炉中袅袅升起,安神平气,地龙烧得旺旺的, 暖如初夏。

    说来也怪,大虎被凌重华养了多年,按理说应该是与他更为亲近,却不知为何,自从她嫁过来后,发现这虎儿越发的粘着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