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十七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许是她对了这小东西的眼缘。

    大虎霸占着主人的位置,凌重华冷厉的眼看着它,它转过头,就是不与他对视,看得南珊捧腹大笑。

    「陛下,你同它置什么气,你不是还有政事要处理,不如就让它在这里陪会我吧。」

    凌重华深遂的黑眸看着她,略带一丝幽怨。

    等他摆驾去前殿,南珊与大虎靠得更近,头都快碰到一起,外面杜嬷嬷躬身进来,「皇后娘娘,安昌宫的孟太妃病倒,似是不满宫中的太医,安昌宫那边派人传话,太妃想见娘娘。」

    南瑾要见她?

    现在不应该叫她南瑾,南家大房三房都搬回孟府,该称呼她为孟瑾。

    南珊摸着大虎光顺的毛发,大虎眯眼假寐,「她要见本宫,可知她最近又有何事?」

    杜嬷嬷回道,「南太妃还在月子里,倒是不出来走动,奴婢听下面的宫人回报说,太妃这月子坐

    得有些不妥当,换洗到现在都没有停,心情烦躁,奴婢想着怕是落下女人病。」

    原来如此,南珊起身拍下大虎的头,「我现在要出去办事,你好好呆在宫里,让千喜万福给你做些好吃的。」

    大虎乖巧地出去,一步三回头。

    南珊特意穿上皇后正服,凤冠凤袍,颈上戴着红如血的珊瑚珠串,扶着杜嬷嬷的手,前往安昌宫。

    孟瑾卧在塌上,桃红的锦被衬得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屋内有些闷气,见到南珊,她脸色更白,对方通体的皇后气派,看在她的眼中却是分外的刺目。

    她神色一僵,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皇后娘娘,真想不到当上这后宫之主的居然会是你,皇家三个儿媳妇,还是你笑到最后,真让人意外,说起来,本宫还未恭喜你。」

    南珊淡然一笑,「世间之事,哪有什么笑到最后一说,孟太妃正是小月子里,多思于身体无益,还望太妃以身子为重,太上皇还等着你侍候呢。」

    说到太上皇,孟瑾脸色就是一变,之前栾贵太妃宫中的那位美人也迁到安昌宫,太上皇日夜与她呆在一起,后宫中人本就逢高踩低,入宫时日不常,能用的人没几个,倒是吃了一些暗亏。

    自己不能侍寝,就不能常见太上皇,除了初次搬来时,太上皇来看望她一回,后来一次也没有踏足过她的屋子。

    她正是心急,才想着调养好身子,可因为前些日子吹了风,腰酸肚胀,恶露不尽,她心知怕是感染妇科病,宫内的男太医虽然也有精通妇科之人,可碍于礼法,不能细看,诊治起来耗时久,往往药不对症。

    她服用几回,觉得没什么作用,心道宫中该有医女,若她是后宫之主,必然会如此安排,可惜差一点她就成功了,最后居然莫名奇妙地成为太妃,她看着华服凤冠的南珊,越发的不甘,「三妹妹,做为姐妹,我倒有一事提醒你,后宫之中,从来就没有独宠一说,新帝身边现在仅你一人,不觉得宫中太过冷清吗?」

    「孟太妃,你这声三妹妹怕是叫得不对,本宫姓南,而你,则姓孟,至于后宫人少,倒也是一桩好事,至少国库会比以往都要充盈,至于本宫独宠与否,不是你一个太妃所该操心的,你的职责是赶紧养好身子,侍候好太上皇才是正理。」

    孟瑾的身子晃了几下,「皇后娘娘好威风,一朝登上高位,居然置多年姐妹情谊不顾,臣妾真是涨了见识,不过纵观历代皇帝,哪有帝王会独宠一人,韶华易逝,年老色衰时,哪还有恩宠可言,皇后娘娘到时候可要保重凤体啊。」

    「依本宫看,孟太妃就是想太多,历代皇帝,本宫不知,但却知德正帝生前,独宠文娴皇后,甚至文娴皇后故去,后宫中也没有多一个妃子,世间有情人,太妃没有碰到,自然不知真情可贵。」

    她一说完,孟瑾便用一种窥视的眼神看着她,「皇后娘娘口才机敏,与在娘家时判若两人,实在让臣妾吃惊。」

    南珊轻笑,不躲不避,直视着对方的眼神,「太妃在娘家时清高有才,说话做事透着大气超脱,为何一入宫便如此心胸狭窄,尖酸刻薄,本宫也很是惊讶。

    她不想和孟瑾多费唇舌,不等孟瑾再开口,直接问道,「孟太妃,你急着要见本宫究竟何事,不必扯这些有的没有,姐妹情份有几分,你我心知肚明,何必说穿来自讨没趣。」

    「往日臣妾真是眼拙,真是小瞧娘娘了。」

    孟瑾咳嗽几声,低下头,语气淡一些,「既然你身为皇后,这后宫之中都是你说了算,臣妾身子不适,是女人家的病,宫中的太医皆是男人,臣妾服用过药后总不见好转,不知可否在宫中设立医女,说起来,对皇后娘娘也有益处。」

    南珊略一沉思,含笑地看着她,「孟太妃此议甚好,本宫倒是可以成全你。」

    见对方答应得爽快,孟瑾还愣了一下,随后不经意地道,「新帝登基,将每月的休沐日改成四天,此法听着有些耳熟,臣妾猜必是皇后娘娘对新帝进言的吧。」

    孟瑾这是怀疑她的身份了,南珊微微一笑,「本宫一介深宫妇人,怎敢妄议朝事,休沐之法,是德正帝时就有的,太上皇没有遵循而已,太妃身体不适,最该静养。」

    竟是这样,孟瑾收回探究的目光,松口气,看来是她多心了,见别人前后性格变化,就疑神疑鬼,以为也是同类,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幸运儿,如同她一样穿越异世。

    她才是那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凤凰涅盘才能浴火重生,经历过磨难的洗礼,才能成为人上人。

    眼前的苦难,都是暂时的。

    她低着头,手死死地抓着锦被下的床单。

    南珊轻笑着,略带一丝讥讽,孟瑾看起来心还未死,无论孟瑾是不是有什么图谋,立医女一事倒是可行,脑子里想到姜妙音,不知她是否愿意来宫中担个职。

    应召而来的姜妙音中规中矩地行大礼,南珊急忙托她的手,「你也如此多礼,倒让我觉得不自在。」

    姜妙音脸色似乎养白不少,闻言俏皮一笑,「臣女临出门时,母亲大人可是耳提面命,不能仗着与皇后娘娘的私交,忘记礼法。」

    「礼法要讲,私交也要讲,你快快坐下,今日我还是有求于你呢。」

    有求于她?她已贵为皇后,还能有什么事情求到自己的头上,姜妙音不自觉地看着南珊的肚子,南珊被得看得脸一红,不自在地咳嗽一声,「看什么呢,皇子还没影的事。」

    不是为了龙嗣,那还有什么事是可以用求的?

    「皇后娘娘,你就别卖关子了,既然不是为了皇子一事,除了医术,其它的臣女可不会。」

    南珊神秘一笑,「自然是你会的,你想当官吗?」

    姜妙音一愣,她一个女子当什么官,「皇后娘娘寻臣女开心吧,马上科举在即,您不会是让臣女去参加科举吧,可千万不要啊,那些个看得人脑袋都疼的文章,臣女可是半篇也作不出来。」

    「看你想到哪里去,你就不会想到其它的,比如说以一技之长,安身立命,」南珊见她不解,白她一眼,「当然是用你最擅长的,谋取官位。」

    她最擅长医术,师父也留在京中,说是于老友重逢,怕是不会再走,皇后言之下意,不会是让她进宫当太医吧。

    师父平日里最爱不起宫中的太医,说他们只会墨守成规,不知变通,若她进宫当太医,是不是可以改变些什么,再说皇后娘娘诚心相请,莫不是有用到她的地方?

    南珊端起杯子,轻抿一口茶水,待见她先是沉思,后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南珊放下杯子,笑道,「怎么样,进宫来当太医,以后还可以与樊太医一起当职,夫唱妇随,何等美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