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章[08.0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方氏和周夫人一起回了同心堂,二太太也跟了过去。

    沈清月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夜里,顾淮没回来,他下午派人回来传口信说,翰林院要拟封一批诰命的圣旨,今夜回不来了。

    沈清月着人送了毛毡和厚底靴子过去,独自吃过饭,便洗漱了睡了。

    她没能睡着,叶莺撕打周学谦的场景历历在目,她不知道夫妻两人谁对谁错,她只知道两个人都过得很不好……甚至还不如周学谦前世丧偶。

    之前沈清月还能劝慰自己,以后在周学谦仕途上补偿一二,眼下却没法骗自己,周学谦就是做了侯爵,大抵也难消此怨。

    毕竟这样折磨人的婚姻,她当初也是恨不能折寿二十年换个宁静。

    这都是她当初自以为是犯下的错。

    沈清月孤枕难眠,后来渐渐不想周学谦夫妻两人,满脑子都是顾淮。他要是这个时候在她身边,或许什么话都不说,也会让她觉得心安。

    沈清月也想直面愧疚,但帮不上任何忙的无能为力感,像一张网罩住了她整个身体,怎么挣扎都摆脱不掉。

    这一晚上,沈清月没太睡好,早上还是丫鬟进来说,二太太过来了,她才洗漱了起来见客。

    昨儿沈清月去沈家送东西,二太太回礼给他们夫妻两个。

    除了回礼之外,二太太还为着周家的事来的。

    沈清月心里有数,打发了丫鬟出去,跟二太太说私话。

    二太太也不磨叽,呷了口茶,便放下茶杯道:「昨个周家姑姑天黑才回去,眼睛都哭肿了。周家的事都传遍了,我早起过来,在巷子里听见邻里街坊都有议论的,我估摸着你迟早也要听到的,也不知道以后传进你耳朵是什么样子,索性我告诉你。」

    沈清月绞着帕子,点了点头,她不太理解,周学谦不是会欺负人的人,叶莺为什么会对周学谦那么凶狠。

    二太太说,周夫人告诉她们,叶莺本性就是如此,不发脾气的时候,看着很乖巧讨喜,一发起脾气,便癫狂判若两人,以前在台州府娘家就是这样。但她待周家下人还好,了不得砸杯子或者叫人滚,周夫人便一直觉得没什么,只以为叶莺被家里人宠坏了,没想到她对周学谦也是这样。

    最关键的是,叶莺发脾气完全没有征兆,说发脾气就发,正常人几乎猜不到她为什么发脾气。

    在台州府,叶莺和周学谦新婚的第二天认公婆之后,莫名其妙发了脾气。周夫人以为周学谦得罪了她,派人去问,才知道周学谦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她就发怒了。

    还有一次,周学谦在家宴上叫了一声叶莺的名字,叶莺就闷闷不乐,周夫人听说夫妻俩回去还拌嘴了。

    周夫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每次俩人关上门「拌嘴」,都是要伤筋动骨的,周学谦自小便谦谦有礼,绝对不会跟女人动手,他身上都不知道有多少伤痕。

    这些事周学谦一句都没跟周夫人说过。

    二太太讲这些的时候神情还正常,她忽然抱着肩膀犹犹豫豫地道:「二妹……周姑姑还说,有时候表弟外出不能归家的时候,叶氏就抱着一个画着表弟脸的人偶娃娃睡……」

    沈清月背部一寒,也惊吓到了,她迟疑着问道:「叶氏要是这样,周姑姑怎么会同意这门亲事?」

    周夫人应该死也不会松口才对,前世她能想方设法让「临终遗愿」消失,这一辈子也一定有手段才对。

    二太太喝了茶水暖身子,皱眉道:「说是她小产之后,脾气就变本加厉了,以前只在家里关上房门吵,现在不管不顾了,大有不死不休的意思。」

    沈清月脸色泛青,这件事复杂棘手得她毫无办法。

    沈清月从二太太嘴里听完了和周学谦婚姻相关的事,手脚都变得冰凉,喝大半杯茶,都暖不了身子。

    二太太也沉默了好久,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见过泼辣的女人,比如五太太那样的,但是没见过疯子。五太太好歹还能好言好语跟人说上几句话,叶莺的脾气来得莫名其妙,叫人捉摸不透,这才吓人了。

    二太太不禁叹道:「周表弟真是……」

    「可怜」两个字,她到底没能当着沈清月的面说出口。

    沈清月捧着茶杯,没有回应。

    二太太宽慰着说:「二妹,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跟你没有关系。你好好过你的日子才是,顾妹夫多好的人……」

    沈清月要是没重生,她当然不会觉得跟自己有关系,但她重活过一世,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

    她也不想让别人看出端倪,更不想连累二太太忧心,便笑了笑道:「不妨事,只是亲戚一场,看不过眼罢了。」

    二太太深有同感,她略坐一会子,就走了。

    沈清月则自己在家读了读佛经。

    顾淮半下午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沈清月在看书,他本来满脸疲惫,一看到她就笑得精神了。

    沈清月放下佛经,起身迎他,挥挥手让丫鬟立刻去上茶来。

    顾淮眼下泛青,眼里全是红血丝。

    沈清月顿生心疼,问他:「昨儿一宿都没睡?」

    顾淮捏了捏眉心,和沈清月坐在一侧,说:「天快亮才睡了一会儿。」

    沈清月更加心疼了,她温声道:「饿不饿?」

    顾淮道:「没甚么胃口。」

    沈清月就没说话了,丫鬟送了茶水进来,便乖乖退了出去。

    顾淮捡起沈清月看的佛经,随手翻了几页,然后靠在她身上,沈清月也不动,任由他靠着,她用帕子轻轻地擦掉他肩头的雪。

    屋子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顾淮道:「夫人今日读佛经可有什么见解?」

    沈清月摇摇头,说:「没读出什么意思来。」

    顾淮笑,道:「你年纪太小,读这些未免老气,不读好。」

    沈清月问他:「你年纪就足够大了?」

    顾淮摇头,道:「不足够。」他扔佛经一扔,道:「所以我也不读。」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