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四章[08.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沈清月路过修德院也没说要进去坐,她屈膝辞别了沈世兴。

    才走到二门上,沈清月就看到生人跟着沈家的婆子往内院来了,她叫住丫鬟问了问,丫鬟道:「是二老爷的同窗,和四姑娘定了亲的赵家。」

    沈清月沉了脸冷声问:「赵家?兵部赵家?」

    丫鬟点了点头。

    沈清月暗骂赵家不要脸,很快又猜测到,赵家忽然变脸,必然是因为永恩伯府的缘故,这是冲着她来的!

    沈清月看到赵家人来沈家,不大放心,便折回了同心堂。

    赵家的仆妇果真无耻,当着方氏的面,装糊涂问道:「既两家亲事已定,不知道沈翰林和沈二夫人何时有空,我家老爷迁就二位的时间,拟定婚嫁事宜。」

    方氏一听,先是懵了,屏退左右丫鬟,同赵家的妈妈说:「你家主子是记错了吗?两家已经退亲,各自拿回信物,何谈婚嫁之事?」

    赵家妈妈继续装傻充愣,道:「翰林夫人说什么呢?赵家何曾与沈家退过亲?沈家给的定亲信物明明都还在赵家手上,我家少爷保存的好好儿的,丝毫未损。」

    方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咬着牙,罕见地冷了脸,道:「赵家这是要反悔了?」

    赵家妈妈圆圆脸的展出一个笑,微微欠身道:「夫人这叫什么话,赵家一直想娶沈家女,从未反悔过。奴婢瞧着倒是夫人要反悔,只不过沈翰林肯定言出必行,不会如夫人这般,若是沈翰林也不认,赵家只好拿着信物上衙门里去分辩了!」

    方氏当即出口问道:「沈家的信物,沈家已经收回,你赵家还拿什么去状告沈家?」

    赵家妈妈笑了笑,道:「夫人若是想拿假的信物糊弄过去,且还要看顺天府尹包不包庇沈翰林了!」

    方氏脸色一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却因当初交换信物的时候,并未写下婚约书,所以换回信物之时,也没有解约书。

    而两家定亲之事本就鲜少人知道,退婚又是因为赵家的丑事,沈家为了和平退婚,退婚之事也没有声张,解除婚约的时候,若赵家真给了假的信物,沈家还真着了赵家的道儿了!

    现在离赵建安养外室的事也有几月之久,只怕是焦六娘的事早处理的干干净净,沈家要是拿不到证据,便是无故退婚,要么府尹判两家成婚,要么沈家吃罚,沈清舟的名声也全完了!

    方氏没想到赵家会这般无耻,心中将事情一疏离,焦急万分,当下嘴唇轻颤,额上冷汗涔涔,不知该作何回应。

    沈清月出面与那妈妈周旋道:「赵家既要矢口否认退婚之事,且将信物拿出来我么瞧瞧!」

    她朝着赵家的妈妈伸手,一派镇定的姿态。

    赵家妈妈本是胸口成竹,料到打沈家个措手不及,方氏没有还手之力,不想半路杀出个沈清月,她目光扫过沈清月嫩白的手,依旧笑道:「这位夫人可就是说笑了,两家定亲的信物,怎么会带在我一个下人身上?」

    沈清月道:「既是这样,见信物如见证据,没有依据的事,我沈家也不必与你费口舌了,请回罢!」

    赵家妈妈勾着嘴角暗暗冷笑一下,便屈膝道:「夫人说得在理,不过要见证据,须得有证人才好,齐齐全全了,两家说得明明白白,方不至于像今日这样误会。」

    沈清月道:「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可别闹得两家都过不好年,且年后再议。」

    赵家妈妈掀了掀眼皮子,为难道:「我家郎君年纪也不小了,小娘子身上也没有孝,这一拖再拖岂不是要亲家变仇家?依我家夫人说,年前定下日子,年后过门得好。」

    沈清月当下道:「那便年前!」

    她朝珠言一抬下巴,示意她领着人送赵家的人出去。

    赵家的人转身要走,却将礼物留下,方氏恶心不过,着人拿上去还给赵家,赵家妈妈不收,方氏叫人直接扔了出去,赵家的人方拿了东西一并离开。

    待人走干净,方氏气得缓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着人将玉佩拿出来。

    方氏拿了玉佩仔仔细细地看,丝毫没瞧出半点作假的样子,她道:「这像是当你伯父送出去的玉!」

    沈清月接了玉佩,抚摸着单面雕龙而另一面平整的玉,真真假假不好说,但触之生温,是块儿好玉。

    方氏方才心悸了一会儿,手还在颤抖,她抹泪道:「龙是舟姐儿的生肖,她当年一出生,你二伯父便送了这块玉佩给她,后来你二伯父出去读书,和赵大人做同窗的时候,便定下了这门亲事。当时舟姐儿还小,这玉佩我怕她摔坏了,戴得不多,眼下粗粗看着是当年的玉佩,至于真的是不是,倒是真不知道了。」

    沈清月又问:「既是二伯父送舟姐儿的第一件礼物,必然是费心了的,我瞧龙形栩栩如生,可是请大师雕刻的?」

    方氏忙道:「正是!只是……雕玉师傅雕的不止一块龙形玉佩,若玉佩是真的,至多只能证明这块玉是他雕的,却不足以证明这玉不是我沈家新买的,且龙形究竟小了些,独特之处少,仿制出来并非登天难事,若赵家再拿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出来,沈家如何说得清真假?」

    沈清月握着玉佩,皱了皱眉,冷笑道:「他说是真的就是真的?」

    凭什么赵家坑害沈家女儿,沈家就得认着?

    方氏眉心一跳,紧紧地抓着沈清月的手,问道:「你可有主意?」

    沈清月反握着方氏的手,安抚道:「我尚不能给您一个准确的答案,这玉且容我拿去试一试。」

    方氏便问她是怎么试。

    沈清月没有十成把握,不好说,便让方氏还是去找当年的雕玉师傅,先问了玉的真假。

    此事万万不可放过丝毫线索。

    方氏不敢掉以轻心,立刻派了人去给沈世文传话,催他回家。

    沈世文和顾淮一起回来的,两人都在翰林院当值,顾淮听说沈家有事,似乎和赵家有关,便一道坐了马车回来,他路过家门口,听说沈清月在家,便没再去沈家。

    沈清月正在家里盯着玉佩发呆,顾淮一回来,就瞧见她痴痴的看着玉,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淮走过去捏了捏她的脸颊,道:「夫人三魂七魄哪儿去了?」

    沈清月愣愣回神,脸色揉缓了许多,待顾淮坐下后,便问道:「今儿怎么比平日里回得早?」

    顾淮自己给自己斟茶,道:「正好和你二伯父一起轮值,听说沈家有事,翰林院里也无大事,便回来了。」

    沈清月将事情告诉了顾淮,还怒不可遏地斥道:「无耻之徒!」

    顾淮端着茶杯问沈清月:「夫人将玉佩带回来了,想必是有法子了?」

    沈清月摇头道:「还不确定,趁着时候还早,你陪我去东顾走一趟,让他们帮一帮我。」

    顾淮略加思索,道:「可是要再做一块假玉出来?」

    沈清月点了点头,道:「我估摸着这玉就是真玉,赵家偏要说成假的,那我得想法子证明,赵家的才是假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