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章[08.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许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想着多学学总是好的,哪日你去办别的事儿,顾不上了,我两眼一抹黑的,什么忙都帮不上。」

    「江淮那边有信得过的人守着,带你去看看也可以,只是此次不是为了买卖去的,人多了反而不好,怕也照顾不了你。」

    「那是为何而去?」

    「太子说刘定喜在江淮有了动作,在最繁华集市有半条街的铺子,这铺子本是那富商张铁原所有,现下说是给了他女婿刘长源了,刘长源正是刘定喜唯一的儿子,这其中的交易必定有不可告人之处,我此行就是要去看看,可能找出漏洞。」

    「那我要去,舅舅在江淮那边有不少买卖,熟人也多,说不准可以用得上。」她眼睛一亮,果然被舅舅说中了,这刘定喜夹着尾巴,藏着银子那么多年,现下终于露出来了。

    「人多嘴杂,天又这么冷,你去做什么,若是需要麻烦到舅舅,我自然会去找他,你未嫁给我之前,我在江淮就碰见过舅舅,我知道他的人在哪里。」

    董晚音暗道,怪不得舅舅这么信任封驿呢,原来两人早就有来往……

    「我不怕冷,说不定去了还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呢。」

    封驿撇嘴,抬手往她额头弹了一下,怕她痛,没敢用力,「带你便不能带六喜了,你说说你比六喜还能干?」

    董晚音一想,六喜去是照顾爷去的,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她去反倒要他照顾,他带着她的确是个累赘,可是她真的想跟着去,一来想看看江淮的买卖,二来看看刘定喜的手段,三来……封驿才回来没多久,她实在不愿再与他分离。

    「你不是更愿意我伺候你吗?」

    封驿摸了一把她的小脸蛋,「在家里自然是更愿意让夫人伺候,出门在外哪里有那么多讲究,六喜可以赶马车,可以背包裹,我乏了还可以背我,你说你能干什么?」

    她抓着封驿的手,面有不悦,「怎的我就一无是处了么?我可以逗你笑啊,六喜会逗你笑?」

    封驿笑得肚皮都在动了,「六喜不会逗我笑,但他也不会气死我,你倒是会气死我。」

    「……罢了,不去就不去了。」她挪动着身子就要从他身上起来,嘴里嘟囔着:「谁稀罕谁去!」

    封驿一把拉住她,翻个身把人压在身下,直上而下含笑看着她道:「夫人傻了不成,你何须和六喜比谁会伺候,比谁会逗笑,你只一处,六喜就是死了也赶不上你。」

    董晚音如水清眸眨巴两下,懵懂问道:「哪一处?」

    封驿低下头去,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嘴边又一抹坏笑,「你能陪我睡啊!」

    她咬着下唇,晶莹的眼眸射出两道眼刀,落在他眼里却是毫无杀伤力。

    「我还能掐死你!」她伸出手圈住他的脖子,咬牙切齿装模作样掐着他。

    封驿抓着她的手压在头顶上,头往下贴着她的耳朵边,轻声道:「这大冷天的有夫人给我暖床,我当然要带着夫人去了,你就是勾勾手,也抵得过六喜上山下海啊。」

    ……

    没有六喜做苦力真是不行,最终封驿还是带上了六喜,她扮上男儿装,三人坐着马车赶往江淮了。

    这一路比董晚音想象中还要乏累,路途遥远,天儿又冷,对于她这种未曾出过远门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单单说着寒风,马车虽用厚褥封好,可那风儿还是从密缝中钻进来,半日下来,就能让她头疼欲裂。封驿一路抱着她,暗自后悔这样的寒日不该带她出来,只得半日歇一回,走走停停,耽误了不少时日。

    到了江淮,他们并未找客栈,而死落脚在一家院落里,宅院主人是一个被封驿唤做「陆大哥」的男子,想来这封家的买卖也是这个陆大哥在忙活,这一路本来是想问一些江淮买卖的事情,奈何脑子混沌,还连累封驿照料,什么都没得问。到了江淮还得麻烦陆家人照料,她心里有愧得很,简直就是来添乱的。

    「陆大哥,我夫人未出过远门,有些不适,麻烦你叫人烧好水,好洗了这一路风尘。」他知道董晚音爱干净,这几日没得好好沐浴,身子又不适,只怕她早就受不了了。

    陆展应下,忙叫人去做了。

    封驿把她扶到房间,先是给她灌下参汤,再擦拭脸庞,她脸上满是倦容,比在家时瘦了一圈。

    「爷,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给夫人看看?」

    董晚音连忙睁开眼,「不用,我就是累的,又不是病……」

    她又环视一圈,这一大群人围着她,难免羞愧,微微启唇道:「是我自不量力,劳烦各位了。」

    众人皆安慰着:「无事,夫人严重了。」

    封驿心疼得很,见这帮人像看猴子一般来围观他的夫人,她都这么说了还不见走。

    「陆大哥,你让人把炭火搬来,把水也搬来,我夫人便在这屋里沐浴了。」

    陆展听了倒没什么,连忙叫人去搬过来,只是一旁的陆夫人和陆夫人的妹妹肖月儿露出异样的神情来,还未见过谁把水搬到屋子来沐浴呢,这江淮又不像京城那般冷,这夫人就这般娇贵?

    陆展想起什么来,转头对陆夫人交代:「去叫清儿过来伺候封夫人,这几日……」

    封驿打断陆展的话:「不用了,我来就行了,你们先出去吧。」

    室内瞬间安静了,竟没有人敢接话,董晚音羞臊难当,只得闭着眼装晕,心中暗骂封驿,等丫鬟来了你再让丫鬟走也行啊,何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还要脸呢!

    众人反应过来,连连应着,被陆展给赶出去了。

    董晚音在连着几日颠簸后,终于泡了热水澡,真是太舒服了,浑身的疲累洗掉了一半。

    封驿看着被白布盖住,只露出一个脑袋的人儿,都没什么劲头了,还要防着他,忍不住逗她:「下次你还敢跟来吗?」

    她睁开眼看他,他胡茬冒出来很多,看着也是满脸疲惫,这一路他要照顾她,比她还累呢。以往不知道他出远门这么辛苦,现在知道了更心疼他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帮不上忙就罢了,还连累你们。」

    「你也不用这样说,若你不来,又从何知道你会连累我们,下一次总还会闹着来。」

    董晚音翻了白眼给他,喃喃道:「我现在知道了,下一次不敢了。」

    封驿笑:「也不是每一次都这般难熬,只是这几日天寒风又大,路就难行,也是我的错,没料想到夫人受不得寒风吹。」

    「陆大哥这些年都是给你帮忙?」

    「是,我们在江淮的买卖都是陆大哥在顾着,他这个人敦厚,过两日你好些了我便让他带你去商埠和码头转转。」

    「嗯,你不用管我,明日你就和六喜去办刘定喜那边的事儿,小心些,我在这里等你们。」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