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黛希,别追问你的过去,那并没有意义,你只要知道,我们是你永远的父母,你永远的家与后盾,这样就够了。」

    向来沉默寡言的父亲何威利,不知几时出现在客厅门口,神色沉重的吐出劝告。

    母亲玛丽则是低垂着脸,表情说不出是悲伤抑或是难受,总觉得……那样的反应太过冷静,不像寻常人该有的反应。

    这一刻,她赫然惊觉过去忽略的种种细节──

    例如,宣称是艺术家的父母,平日虽然会创作一些木雕或石雕,但是面对那些艺术展览的邀约,他们一概拒绝,更不愿意加入任何一间艺术经纪公司。

    他们经常宣称,他们需要远离人烟,接近大自然好酝酿灵感,所以他们一家人经常离群索居,住在距离市中心有一大段车程的郊区。

    他们对她的管教相当严格,进入大学以前,她没有一天能在夜晚外出,除非有父母其中一人的陪同,让她独自在夜晚外出是绝无可能的事,更遑论是与异性约会。

    她原本只是单纯以为,父母习惯传统华人的教育方式,对她期望甚高,才会对青少年时期的她管教严苛。

    然而,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她终于察觉这一切并不正常。

    「我要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被你们收养之前,我住在哪里,我姓什么叫什么,我为什么会跟父母分开……请你们回答我的问题。」

    当她抬起迷离泪眼,用着心碎的声嗓向养父母提出请求,他们所回应她的,却是无止境的沉默。

    「Daisy?」徐玛丽在话筒彼端略带焦灼的呼唤。

    Daisy,雏菊。译作中文,成了黛希。

    她的中文名字正是来自于英文名的音译。

    「妈,我在听。」何黛希从手心里抬起脸,语气有丝无奈。

    「关于你想知道的那些事,这次我们去台湾的时候,会一并向你说清楚。」

    母亲的这席话顿时令何黛希睡意全消。

    「这是真的吗?」她忍住激动的心情,平静地向母亲确认。

    徐玛丽在那头沉默片刻,说:「在我们去台湾之前,我们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真的有必要知道那些过去吗?」

    「嗯,我明白了。」

    她能理解养父母的心情,但她不明白,何以他们如此害怕她了解自己的过去?

    或许,这才是她想解开过去之谜的最大主因。

    「上一回,你向我们提起的那个恶梦,最近还是经常梦见吗?」

    徐玛丽的语气十分谨慎,听起来不似关心,倒像是在调查某件事。

    打从她发现,自己并非养父母的亲生子女之后,他们的亲子关系陷入了一种尴尬状态。

    没有人会再提及过去的事。

    过去十多年来的亲情,十多年来的家庭生活,于她而言,全成了一场难以接受的家庭肥皂戏。

    尽管她内心明白,养父母确实将她视为己出,但她的心底仍然存在着抚不平的疙瘩。

    她深切的渴望知道自己的过去。

    她是谁?她的父母又是谁?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要丢下她?这些问题像一根根拔不去的刺,深埋于心头。

    诡谲的是,自从她知道身世真相之后,她开始反复做着一样的恶梦。

    梦里,她看见年轻的自己,在一座黑暗的树林里奔逃。

    梦里,每一回的逃亡,俱是以失败作终,女孩的绝望,深深渗透到梦境外,她为此遭受极大的精神折磨。

    求助无门的情况下,她只能向养父母透露梦境内容,然而养父母只是不断安抚她,强调那不过是个梦。

    但潜意识告诉她,这个恶梦,不单单只是一个梦,极有可能是她丧失的记忆之中某一小部分。

    「妈,我不想谈这个。」她抬起手轻揉太阳穴,语气满是疲倦。

    「我知道你不想跟我们讨论,可是黛希你得答应我,假使情况继续恶化,你得去找医生谈谈。」徐玛丽忧心忡忡的在话筒彼端叮咛。

    「妈。」她无奈的加重语气。「这里是台湾,不是美国或加拿大,这里只有精神科医生,没有合法的心理医生,我不可能去看精神科医生。」

    「我有几个朋友住在台湾,他们过去是医生……虽然不是心理医生,但也许他们能帮得上一点忙。」徐玛丽的态度相当坚持。

    何黛希怔住,下意识反问:「你们有朋友住在台湾?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你们提过?」

    徐玛丽不着痕迹的佯装诧异,「我们没提过?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你忘了。」

    何黛希正欲继续追问,徐玛丽却抢先她一步扬嗓。

    「你爸在找我,我得过去扶他一把,省得他在马桶上站不起来。」

    「爸为什么会站不起来?」何黛希很自然的被养母这席话转移了注意力。

    「你爸前两天在浴室跌倒,摔伤了一条腿,这阵子行动不方便……」

    听着养母闲话家常的碎念起来,何黛希不由得担忧起养父。

    「爸行动不方便还能搭飞机吗?我看你们还是等爸的伤势好转再来台湾。」

    「你爸知道你很急,所以他想快点去见你。」徐玛丽在话筒彼端叹了口气。

    何黛希整颗心因这声叹息而揪紧。

    她明白,养父母为了她而伤透脑筋,她固执的想追寻过去,他们却拼了命想阻止她,这两年来,亲子关系卡在一个僵硬尴尬的状态,始终没有真正破冰。

    「妈……对不起。」何黛希改用流利的美语向养母道歉。

    自幼生长于美国,美语于她而言,才是她所习惯的母语,中文反而成了她创业谋生的第二外语。

    彼端的徐玛丽尚未回应,顶上的天花板突然震动一大下,何黛希下意识摀住耳朵。

    砰!砰!砰!

    那是金属物品掉落在地板上的声响,同时震晃了她卧房的天花板。

    「那是什么声音?」徐玛丽不安的追问。

    何黛希美眸往上狠狠一翻,不悦的直瞪天花板,嘴上应着:「是楼上的邻居,他就是不肯放过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