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凭借风书屿年纪轻轻便位居大将军这个位置,风府的确是不容小觑的,加上今晚凤九歌的表现,他倒是对这个如谜般的女子感兴趣了。

    与他并肩站着的顾北彦不语,他眸光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薄唇轻抿,丝毫没有担忧的顾虑。洛七染看着他这表情,心底也大概有数。

    能被顾北彦看上的人,他倒是要好好查查了。

    凤九歌是么?

    ———

    风荣府。

    两辆马车停落,小厮搬来踏板,子衿撩起纱帐,随后风书屿抱着怀中的女子走出,尊贵的锦靴踏在踏板上,他表情淡然。

    风初瑾从后面的马车中下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风书屿将凤九歌抱在怀中,动作轻柔地替她整理额发,看起来完全是个称职的好哥哥形象。

    只是,这一幕落入她眼中,却显得格外刺眼。

    风初瑾自小知道,庶出的子女与嫡出相差甚远,所以风书屿一直对她的态度都是平淡,谈不上冷漠,至少,没有他与凤九歌来得亲。

    她在暗处咬牙,却还是上前一步,“长姐这是累了?”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风初瑾还特意问了一句,凤九歌睡觉本就是浅眠,风初瑾的声音重了些,将她从睡梦中吵醒,秀气的眉往里蹙。

    “唔。”她不满地哼声,靠在风书屿怀中,侧了脸再次睡去。

    凤九歌生得美丽,就连睡容也美得不可方物,恬静得如一幅画般。

    “是我多嘴了。”接到风书屿扫过来的目光,她低头道歉,眼眸却立刻凝聚起一股恨意。

    没再理会风初瑾,风书屿抱紧怀中的女子,迈步往里走去,一干侍女立刻跟上。风初瑾站在马车旁,隐在袖中的手慢慢紧握成拳,她死死地盯着风书屿离去的方向。

    “二小姐。”小厮在一旁提醒道。

    风初瑾生气是少有的事,就算是生气了,也不会当着婢女面上发作,毕竟她要树立在府内的威信,就要善待下人,只是今晚她受了不少气,此刻再好的性子也压抑不住。

    “滚开。”她冷声道,随后也进了府。

    白沙洲。

    一间屋,镂空的雕花窗透出几点淡薄的月光来,凤九歌被安置在柔软的木床上,风书屿将锦被轻展,随后盖在熟睡的人儿身上。

    他并没有立刻离去,反倒是停留了许久,子衿打了水,风书屿帮她擦干净手,骨骼分明的手轻抚过凤九歌的脸。

    她熟睡的样子很美,仿佛一朵与世俗无染的莲。自从一年前凤九歌性情大变后,他们兄妹就从未好好相处过,她的模样七分神似母亲,风书屿一时没回过神来。

    睡梦中的凤九歌抿了抿唇,模样有几分娇俏,风书屿轻笑,他有多久没见过自家妹妹如此可爱的一面了?

    “好好照顾她。”风书屿淡笑着,随后离开。

    今夜的凤九歌着实是累极了,睡得很沉,月色凉如水,庭内桃花谢下。

    ———

    翌日,晨光正好,凤九歌着一身淡白色纱裙,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身侧,白皙的手摆弄着一只短笛。

    短笛由上好的玉所制,颜色青得很纯正,不掺任何杂质。

    “小姐,老爷请你去正厅用餐。”子衿在门外传话。

    闻言,凤九歌抬眸,窗边的位置恰好植了一株桃树,一根较长的枝桠伸进,桃花开得妖艳缤纷,她随意地应了声。

    在她印象中,一家人一同用餐是少有的事,更别提是风氏家主传话来用餐了。

    将短笛收进木匣中,她理了理衣衫,子衿进来帮她盘发,铜镜中的女子,眸光似水,精致的五官,朱唇轻抿,只是眼角处有一记不大的疤。

    她不记得这疤是从何而来,只是疤的位置着实奇怪。

    风氏受笙皇重用,自然是全族的荣耀,风府布置奢华,极显贵气。穿过假山拱门,凤九歌来到正厅,风氏家主他们已经落座,风书屿旁空了一个位置。

    “父亲。”凤九歌简单行礼,随后坐在风书屿旁。

    风氏家主旁还空了个位置,按礼数,是由已故的风夫人所坐,温氏没出席,倒是风初瑾坐在了温夫人的位置。

    “大姐来晚了,让我们好等。”风初瑾笑着开口,命一旁的婢女摆盘。

    面对风初瑾,凤九歌没什么好脸色,昨晚她在皇宫丢尽了脸,此刻还能笑着坐在这里,委实也是个人才。

    婢女将菜肴摆好,整整一桌,是一般人家享用不起的奢侈。

    凤九歌向来一个人用餐惯了,被这么一拘束,胃口自然小了,她提筷,一旁的风书屿递了碗粥过来,同时将她喜欢的桂花糕推到了面前。

    “多谢。”凤九歌只是愣了一会儿神,随后便反应过来,礼貌地开口道,又像是有什么不妥,她加了一句哥。

    风书屿的动作,让她想起很久之前,一家人一同用餐时,他也是这般照顾自己,处处体现得妥帖,的确是良好兄长的典范。

    自从风夫人过世后,他们就没之前的亲,用餐也是极少数,更别谈风书屿会这般照顾她了。

    对座的风初瑾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异常刺眼,她眸光中闪过一丝狠毒,随后便笑眼晏晏地呈了一盘核桃酥给风氏家主。

    “爹爹,这是女儿亲手做的,您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风初瑾懂得讨好风氏家主,连下厨也跟着去学。

    很显然,女儿有孝心让风氏家主为之一悦,虽然是二房所出的庶女,风氏家主也十分宠爱这个女儿。

    而凤九歌闻言,连眼眸都没抬一下,她夹了块桂花糕,味道却是不错,更难得的是,桂花不会这时节该有的,味道却纯正。

    “喜欢?”风书屿一眼看破凤九歌的动作,她其实还与小时候差不多,喜欢一个东西,嘴上不说,却会付之以行动,一块桂花糕被她吃完。

    凤九歌将筷子搁下,点了下头。

    她的确是极爱这道糕点,先前风夫人在世时,时常会做这道糕点,味道自然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她也有很久没尝过这道糕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