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若是喜欢,我吩咐厨房日日给你做一份。”风书屿语气温柔,看着凤九歌时,眼眸也染上分柔和。

    凤九歌自小与兄长亲近,如若不是一年前变故,他们会如同原先一般。

    风书屿的话音刚落,一旁的风初瑾便立刻接话,语气带着羡慕,“大哥对大姐倒是真好,换成我一定会……”

    她没将话说完,不过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风书屿和凤九歌是同母所出,会亲近点也是自然,但她就不同了,嫡庶身份有别,风书屿从未如此照顾过她,倒落了个看不起庶出子女的罪名。

    闻言,凤九歌柳眉一挑,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父亲向来公正,子女同等,昨妹妹一同去了皇宫,丢了风府如此大的脸,只怕是谈不上平等。”

    凤九歌一语道破,同时还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的确,昨夜在皇宫,风初瑾当众丢脸,她是代表风府出席的,自然是丢了风府的脸,她估摸风初瑾的性子,也不会将如此丢脸之事说与风氏家主听,在外头也肯定是力压风波。

    如今被她一捅出来,她的脸色立刻难看下来,搁在膝上的手互相绞着,眸光带着抹恨意。

    “爹爹,女儿……”风初瑾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双水眸看着风氏家主。

    早饭用得差不多,凤九歌也不想多留,直接起身离去,她一向来去无礼惯了,风氏家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也没责备过她。

    “那儿臣也先告退。”一旁的风书屿理了理衣袍,转身潇洒入了内厅。

    两兄妹走了后,偌大的正厅便只剩下风氏家主和风初瑾,旁的婢女端着盘子站着,风初瑾从软凳上下来,拿准力道跪了下去。

    她向来爱伪装惯了,演苦情戏也是信手拈来。

    彼时,风初瑾哽咽着,还不时拿帕子拭泪,语气也弱弱的,“爹爹,女儿不是故意给风府丢脸的,昨在宴会上,大姐……”

    她将昨天发生的事添油加醋地说出,省略掉自己害凤九歌的事。

    她知道风氏家主严明,不会偏袒任何一个,可凤九歌自从性情大变后,连风氏家主都不放在眼中,风氏家主虽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示,心底多少也会偏袒到她这一边。

    她再将凤九歌害她出丑的事说出来,说不定就能好好惩罚凤九歌一番。

    “女儿知道大姐不待见我,可我是真心对大姐,她..她却如此对我。”风初瑾说着说着便抽泣起来,她偷偷瞥了眼风氏家主的脸色,却没见到任何波澜,心底一沉,难道是她演得不够真实?

    “昨夜之事就到此为止,初瑾啊,平日宴会你还会少去为好。”风氏家主留下这句话,便拂袖离去。

    还半跪在地上的风初瑾一时没回过神来,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双手慢慢紧握成拳,眸光也变得凶狠起来。

    她以为风氏家主多少会偏向她这边,谁料他竟会说出这番话来,那不就是在告诉她,昨夜的事是她自找而丢了风府的脸,与凤九歌毫无干系?

    凭什么?凭什么风书屿向着凤九歌,就连一向公正无私的风氏家主也向着她?

    不甘心,她不甘心!

    ———

    白沙洲。

    庭院凋落的桃花瓣被扫成一堆,凤九歌坐在石椅上,炉上煮茗,香气肆意,她半眯着眼眸,眼前突然浮现昨夜那落水人手上的标志。

    黑似火焰的标记。

    整个楚洛只有司正大人手下养的那帮死士拥有,覃寺门与司正府多有往来,凤九歌自然是见过那个标记的,只是让她疑惑的是,死士怎么会死在御花园池塘中?

    这也太蹊跷了。

    她白如葱蒜的指尖划过光滑的杯沿,眸光带着分思索目光。司正府养了一帮死士,这件事极少数人知道,沈少寺还与司正合作追杀过一帮流民。

    她想起昨笙皇的脸色并不好,还看向了一旁的顾北彦,一下子,凤九歌像是懂了什么,她放下茶杯,杯中的花茶洒了些许出来。

    探子来报,说顾北彦在回城路上遇刺,她也夜访过檀王府,却没察觉到办点倪端,若是刺杀檀王的是司正的人,那矛头自然会指向与司正府交往频繁的覃寺门。

    顾北彦是何等人也,自然是知道了行刺之人,只是他抓了行刺之人,却让他死于御花园,这又是出于何种打算?

    让人死于皇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刻意给宫中的人看,而唯一宫中的人,不就是当今的圣上么?

    凤九歌机谨,很快就理出了头绪。

    若刺杀顾北彦的人是司正的人,受了洛樾笙的指示,顾北彦察觉后,抓了司正的人,让其死于皇宫,就是给洛樾笙下马威看。

    很显然,他的挑衅起了效果,昨晚就是很好的例子。

    “小姐,少主来信。”正当她思索时,子衿递了一封信过来。

    信函内容很简单,简洁扼要。凤九歌揉捻着信函,菱唇勾起一抹清冷的笑容,其实她知道的,司正与覃寺门颇有来往,若顾北彦打算动司正府,覃寺门也会受到牵连。

    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覃寺门与司正府的界限划清楚。

    沈少寺来信正是此意。

    司正府么?凤九歌拿起茶杯,替自己重新倒了杯,不紧不慢地喝起,若是与司正府理清关系,这一点还好办,只是顾北彦那儿就麻烦了。

    外头流言早已传开,说是檀王欲与当今圣上争权,其实这并不奇怪,顾北彦手握重权,是整个皇室的核心,洛樾笙忌惮他也实属正常。

    “准备一下,晚上行动。”凤九歌抬眸,对一旁的子衿道。

    既然是要紧之事,自然是越快越好,更要抢在顾北彦之前。

    “要不要通知少主?这次的事…”子衿担忧道,司正府有一帮死士,光凭她们两个力量是不足以对抗的,危险一定存在,只是,凤九歌的性子是谁劝都没用。

    她摆了摆手,阻止子衿再说下去,其实她的顾虑是正常的,只是这次的行动,牵连好几个势力,她没接触过顾北彦,不知道他的手段如何,若是司正府先被他灭门,到时候生出来的枝节怕是会越多。

    注:完整章节,在公众号ddxsw回复数字:3560

    公众号[d d x s w]添加说明:

    01、打开微信,点击添加,选择公众号;

    02、完整输入 d d x s w 五个字母;

    03、点击搜索,即可关注。

    【公众号名称是5个字母,没有任何汉字!】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