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姐!”林小寒喜出望外的朝着林谷雨这边跑过来,忙将林谷雨身后的豆沙抱下来,高兴的说道,“娘说你今天会回来的,让我来这里等你。”

    豆沙年纪虽然很小,但是还是有重量的,饶是林谷雨这个十四岁的姑娘,抱一会胳膊也累的要命。

    “我抱着孩子就好,你拿着篮子。”

    林小寒比林谷雨矮了小半头,他今年刚刚十岁,即使是男子,力气也没多大。

    “二姐,我不累的。”

    林小寒吃力的抱着豆沙,只是豆沙却不喜欢林小寒,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含泪的望着林谷雨,小脸耷拉着,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林小寒觉得豆沙快要滑下去了,连忙使劲的往上依托,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后面仰着。

    林谷雨看着林小寒这个样子,生怕林小寒一下子直接栽倒了。

    林谷雨将手里的篮子放到地上,笑着将豆沙抱了回来,笑着说道,“我抱着就好。”

    “快叫舅舅。”林谷雨笑着看着怀里的孩子。

    “舅!”

    豆沙现在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来他娘的缘故,他的性子还是软软的。

    “姐,我来!”林小寒说着,伸手就要去抱豆沙。

    “好了,你赶紧拎着篮子,我们快点回去吧,不然娘就要等着急了。”林谷雨说着,随后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林小寒弯下身子将篮子拿起来,跟上林谷雨的步子。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林谷雨将豆沙放下来,拉着豆沙的小手朝着林家走去。

    还没到门口,林谷雨远远地就看到赵氏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瞧见林谷雨和林小寒回来了,赵氏飞快的走到林谷雨的身边。

    “谷雨,”赵氏的声音有些哽咽,双手抓着林谷雨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谷雨,见林谷雨没有什么情况,这才缓缓的说道,“幸好你没事,不然.......”

    “娘,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了。”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好不容易忍着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赵氏紧抿着唇,低头看了一眼林谷雨领着的孩子,眉头微微一皱。

    豆沙怯生生的望着赵氏,小小的身子忍不住的朝着后面挪去,双手死死的抓着林谷雨的衣带。

    “娘,这个是豆沙,”林谷雨一脸平静的说道,随后蹲下身子,温柔的摸了一下豆沙的头,“豆沙,那是姥姥。”

    “姥姥。”豆沙的声音很小,赵氏勉强才能听到那孩子的声音。

    “进家吧,早就准备好了午饭。”赵氏想要领着豆沙,只是豆沙一直黏在林谷雨的身边,赵氏双眸微微一眯,凑到林谷雨的耳边,“这孩子......”

    林谷雨心疼的看了一眼豆沙,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娘以前经常虐待他,所以性子胆小了些,不过幸好还小,养养就好了。”

    赵氏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顿,苦涩渐渐的在心里泛起了涟漪,“真的是苦了你。”

    “没事。”林谷雨本来想说等到池航的身体好了的时候,她就同他和离,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的好。

    “不过你的孩子,不饿着冻着就行了。”赵氏小声的说道,“没必要照顾的这么精细。”

    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抬眸望了一眼赵氏,平静的说道,“娘,我第一眼见到豆沙的时候挺喜欢这孩子的。”

    她是在变相的告诉赵氏,她会好好的养着这个孩子,直到她离开池家。

    “你,”以前林谷雨就是一个死心眼的人,赵氏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也真是的,你要为你自己的孩子着想......”

    赵氏说道这,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色有些难看,“五郎的身体怎么样了?”

    “只能在床上躺着。”林谷雨实话实说。

    赵氏脸上的血色渐渐的消失不见,内心的愧疚渐渐的扩大,低头看着豆沙那个孩子。

    怪不得林谷雨带着这个孩子,估计五郎的身子已经不行了,这男人要是没了的话,女人就只能靠着孩子过活了。

    赵氏最愧疚的是,也不知道五郎去山上打什么猎,现在倒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的大女儿立夏不见了,只能让谷雨嫁过去。

    按照谷雨这么说的话,谷雨嫁过去还没能圆房吧!

    这姑娘出嫁之后,如果还是处-子的话,是会被人笑话的。

    等到了家里,赵氏连忙让他们洗洗手坐在桌边。

    桌子上面白了三副碗筷。

    林谷雨一边吃饭一边照顾着豆沙。

    “这孩子,”赵氏心里难受的望着林谷雨,女人守寡本来就很苦,还要帮着别人养孩子,“你也别这么惯着。”

    “娘说的是,”林谷雨用勺子将米汤送到了豆沙的嘴里,看着他小·嘴鼓鼓的,将米汤咽下去之后,拿着巾帕轻轻地将豆沙的嘴边的残渣擦干静,“回头我给他弄个铁碗铁勺子,让他自己吃饭就好。”

    赵氏胸中的一口老血都快要吐出来了,黑着脸,“哪有人家用铁碗铁勺子的?”

    林谷雨偏头望了一眼赵氏,现代的人都是用的不锈钢,但是在古代,铁是很珍贵的东西,更是没有人用铁打碗打勺子的。

    陶瓷的肯定不行,不小心摔了的话,一定不能再用了。

    这么想着,林谷雨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笑着望向赵氏,“回头我去找师傅打个小木碗还有木勺子。”

    赵氏苦笑着看向林谷雨,过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有那些钱,买些吃的,你们的日子还能过得好一些。”

    林谷雨一边喂着豆沙,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听话的孩子,真的是让她疼到了心里,“前段时间花了不少银子买药,过段时间我还是去山上采药吧,不然光买药,肯定不够池航哥用的。”

    赵氏将手里的碗筷放到桌子上,抬眸看向林谷雨,冷着脸说道,“他生病花钱不应该是他娘给他出吗?”

    林谷雨刚刚只想着计划以后怎么办,完全没有想那么多,现下听到赵氏那么说,手里的动作一顿,默默地吃菜。

    “怎么了,难道不是吗?”赵氏很少有这么强硬的时候,眼泪不受控制落下来,声音沙哑着,“你在那边到底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林小寒听到赵氏这么说,默默地将碗筷放到桌子上,双眼含泪的望着林谷雨。

    “挺好的啊,”林谷雨的视线在那两个人的身上一扫,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了。”

    “如果好的话,还需要你去采药?”赵氏带着哭腔的说道,“这池家是个有钱的人家,听说家里有个几百两银子,怎么可能还需要你去做那些?”

    几百两?

    林谷雨的双眸微微一亮,按照最低的来算,池家就算只有一百两银子,他们兄弟四人,银子平分,一家还有二十五两银子。

    二十五两银子有八两是给了林家的嫁妆,分家给了十两银子,还应该有七两银子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

    周氏那个人还真的是狠心,她儿子病成什么样了,她还想着占小便宜。

    或许周氏一直都没有打算给他们家银子,只是不给一点银子心里不安,花了十两银子买安心。

    林谷雨死死的握着筷子。

    不得不说,林谷雨这一次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她猜的没错,当初周氏想着直接给粮食让她养活孩子就好了,但是一想到那个时候和三儿子分家,心里于心不忍。

    最主要的原因是,周氏担心她男人会气的从地府里面爬出来找她算账。

    “娘,吃饭吧。”林谷雨偏头看了一眼周氏,淡淡的说道,“那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了,你就不要再问了。”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疑惑的望着林谷雨。

    吃完饭,林谷雨帮着赵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家,母女两又说了一些体己话,林谷雨就打算走了。

    走到门口,林谷雨看着一旁站着的林小寒,伸手摸了摸林小寒的头,偏头望向赵氏,“娘,让小寒去念书吧!”

    听到林谷雨的声音,林小寒的双眸一亮,一双明亮的眼睛热切地望着林谷雨。

    “念书?”赵氏摇摇头,眉头一皱,“咱家这个情况,哪里有钱让他念书?”

    林小寒的眼神渐渐的黯了下去。

    “池家不是给了银子吗?”林谷雨抓着豆沙的手,“八两银子,能让小寒念很久的书呢!”

    赵氏眉头轻皱着,按照赵氏原来的想法,这八两银子万万不能动的,人总是有个什么病什么栽的,这些是作为应急救命的钱。

    “娘,”林谷雨知道乡下人念书是多了奢侈的一件事情,按照原身的记忆,他们村子里面就出过一个秀才,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很多人都考了童生,就再也没有办法前进一步了,“小寒现在念书,以后一定会有用的?”

    “不是娘不同意。”赵氏微微叹了一口气,“你可能不知道,那些人念书之后,地里的活不能做,书也没念好,都没用......”

    这些虽然事实,但也是赵氏的托词。

    “娘,我念书的话,我也会在下学的时候下地干活的。”林小寒一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赵氏。

    赵氏脸上一僵。

    注:完整章节,在公众号ddxsw回复数字:3558

    公众号[d d x s w]添加说明:

    01、打开微信,点击添加,选择公众号;

    02、完整输入 d d x s w 五个字母;

    03、点击搜索,即可关注。

    【公众号名称是5个字母,没有任何汉字!】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