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像是斐氏这样的人家自然不会有什么自由恋爱,大都是联姻,而斐青澜和孟庆平也不例外。

    两人婚前只见过三面。

    孟庆平风评在外十分不错,斐青澜当初也被他的表象迷惑了。可成亲之后朝夕相处,她也不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表里不一,所以她才那般轻易地接受斐灵溪的安排。

    所以她犹豫了片刻,便对斐灵溪道:“我可能知道一些。”

    斐灵溪一愣。

    斐青澜垂着头没去看她:“孟府里有位姓孙的小姐,是我婆婆的娘家侄女。她……并不喜欢我,总是给我找些麻烦。”

    斐灵溪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位孙小姐多大年纪?”

    斐青澜偏过头去:“刚满了十七岁,因着未婚夫生病去世了,到孟府这儿散散心。”

    斐灵溪勃然大怒:“这哪里是来散心,怕不是等着被抬进房里去。”

    斐青澜看着自家妹妹为自己生气的样子,突然间就控制不住哭了出来。许是委屈憋在心里久了,一点关心都受不住。

    “哪里是等着抬妾,那是等我赶紧死了做续弦呢!”她声音带着哽咽,“我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话,就算不是续弦也得是平妻。我倒是无所谓,可这要致我的淑静于何地?”

    这回斐灵溪才是彻底惊住了:“发生了这种事……你为何不同我说?”

    斐青澜只是胡乱摇头:“那又如何,为了淑静我还不是只能忍着,不过叫你徒增烦恼罢了。”

    斐灵溪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她只是自责。听斐青澜一点点将那人平日所为和盘托出,她这才原来一切都早有预兆。然而她前世却对什么都不关注,只顾着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才忽略了斐青澜的异样。

    如今想来,之后那位怀孕的妾室可不就是姓孙?也不知前世发生了什么事,才叫这位孙姑娘还是成了个妾。

    以斐青澜这懦弱的性子,若不是此次波及到了她身上,怕是还不会说。看样子她日后少不得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位孙姑娘了。

    想到这里,她对斐青澜道:“这位孙姑娘的闺名叫什么你可知道?”

    斐青澜拿着帕子擦了擦泪,这才缓过神来回答:“知道的,她是孙家现任家主嫡出的二女儿,名叫孙依蔓。据说当年若非我与孟庆平突然定亲,嫁给孟庆平的本就该是她。”

    斐灵溪听她这样说,不由得皱眉:“怎么,你还可怜她不成?要知道孙依蔓若是进门,最碍眼可就是淑静,便是为了淑静你也不能对她仁慈。”

    斐青澜张了张口不敢说话,在她的想法中,那二人本就情投意合,她插在中间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斐灵溪果真是最了解她的,直戳她的软肋。

    斐灵溪见她这般,不得不放弃了让燕秋对她潜移默化的想法,单刀直入:“姐,你有没有想过与孟庆平和离?”

    斐青澜猛的抬起头与她对视。

    四姑奶奶和斐弘烽的叙旧不是很愉快,小孩子脾气的四姑奶奶一言不合就带着唐采樱去了斐明涟的丝芙苑。

    因着白日里斐明涟和四姑奶奶的相谈甚欢,这次家宴便摆在了丝芙苑。当唐采樱扶着四姑奶奶进了院子看到那满院的精巧花灯时,四姑奶奶终于有了些好脸色。

    斐灵溪这时也带着面色有些憔悴的斐青澜到了,斐辰漪久病成医看出了斐青澜身体的不适,询问的眼光看向斐灵溪,斐灵溪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她对斐辰漪印象不错。或许是因为身体不好,斐辰漪向来得过且过不争不抢,若非段氏看护得紧,她这性子在斐家这种地方很难不叫人欺负了去。

    而斐青澜的确身体没什么问题,她只是在想着之前斐灵溪同她说的事,显得有些神思不属。不过在看到四姑奶奶的时候,倒也反应过来行了一礼。

    四姑奶奶对着唐采樱使了个眼色,唐采樱便笑嘻嘻往斐灵溪这边凑。

    “你们可真是来的赶巧了,我也才到呢。”唐采樱挽住了斐青澜的另一边,“青澜姐姐可莫要嫌弃我自来熟,采樱最是喜欢美人儿了,青澜姐姐人比花娇,可叫我羡慕得紧。”

    斐青澜有些不知所措,脸上飞出了两抹红霞,倒是看着气色好了不少。

    斐灵溪叫身后的燕秋跟着斐青澜,她自己则是同唐采樱说笑,不动声色的叫唐采樱离斐青澜远一些。

    唐采樱心思太重,她不放心斐青澜同她一起。

    唐采樱好似没有察觉一般,两人一同去了角落看花灯。说说笑笑间便到了晚膳的时候,看着眼前这桌素斋,不得不说斐明涟会做人。

    斐明涟看都没看她,只是对着四姑奶奶说道:“咱们今儿个才从慧源寺回来,自然得吃上一顿素斋才能更得佛祖的庇佑。况且偶尔吃素也能叫身子爽利不少,所以侄孙女就斗胆就叫小厨房做了这么一顿全素宴。”

    四姑奶奶听的欢喜,同时又照顾到了守孝中的斐青澜和斐灵溪二人,即便是一句没提她们二人,那她们也不得不承她这个情。

    这就是斐明涟的高明之处了,突然觉得唐采樱也没说错,她这性子只差点出身便能一飞冲天。

    如今仔细了解过这个堂妹之后,她倒是对她有些欣赏,觉得季巡那个人配不上她了。

    这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就连身体不适的斐辰漪都留下猜灯谜赢了不少花灯回去。

    斐青澜兴致不高,但是斐灵溪却意外的得来了不少素纱花灯。她叫芍药和燕秋拿好,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便准备告辞。

    结果临走时斐辰漪的贴身侍女末儿跑了过来,拿着一个漂亮的蓝色鲤鱼灯拦住了她们。

    “奴婢末儿见过青澜小姐,见过灵溪小姐。”

    见斐灵溪没说话但也没有怒色,末儿便道出了来意:“我家小姐想要用这个鲤鱼灯换灵溪小姐手中的青莲灯,所以差奴婢过来问上一问。”

    斐灵溪有些意外,事实上论精美这鲤鱼灯还要更胜一筹,那青莲灯倒是太过素净了。只不过或许是合了斐辰漪的眼缘,她也没怎么追究,便叫芍药将那青莲灯递了过去。

    斐辰漪见末儿带着青莲灯回来,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