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今儿真是个好日子,大伙都在,若这件事闹出来,无论是老祖宗还是陈博衍都要给她个交代了。

    她不是为了胡欣儿,更是为了她自己。

    姚软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萧月白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了。

    萧月白同陈博衍只在宴席上略坐了一会儿,便起来避开了人群,躲在了一架蜀锦翔麟屏风后面,说他们的悄悄话去了。

    陈博衍看着她,眸中含笑「他们都在说你的名字。」

    萧月白见他领口有些开了,伸手替他理了一下,轻轻说道「他们哪里是在说我的名字,分明是在议论那个萧竹君。」说着,她轻轻睨了陈博衍一眼,嗔道「自作主张替人起这么个名儿,也不来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便在此时,外头放烟花的小太监正巧点燃了一支吐珠兰,五光十色的绚烂烟火,照亮了萧月白那张恬静婉约的鹅蛋小脸,一向温柔安静的脸上,此刻竟然带着一抹俏皮。

    陈博衍捏了一下她的脸,低声问道「怎么,你不喜欢竹君这名字,男女皆可用得。我看你院子后面那一排竹林长得极好,所以就势取的。竹君两个字,是这样的。」

    他说着,便拉过萧月白的小手,在柔软白皙的掌心上一笔一划的写了那两个字。

    萧月白只觉得手心里痒痒的,脸上有些热,轻轻责备道「你说给我听就是了,我又不是不识字,做什么一定要比划」嘴里这样说着,却并没有将手缩回来。

    陈博衍写完,却没有松开手,反倒趁势握了,低声道「你手冰的很,我替你暖暖。」

    萧月白轻轻啐了一口,水一般的眸子在他身上溜了一下,又迅速转开了。

    陈博衍却的心忽然欢快起来,他揽过萧月白的肩,将她带进了怀中,轻声叹息道「月白,你真好。」

    这是他由衷的感慨,无数夸赞人的话,到了此刻竟都词穷,只剩下这个好字。

    萧月白却害羞起来,推开他,小声说道「这是外头,别得意忘形啊。」

    陈博衍莞尔,看着眼前的女子,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

    萧月白有文采,他是知道的,但他绝没想到那一卷戏文竟然在京城中闹起轩然大波。他原本的意思,安排些人手在市井学堂之中,将这书推出去,再找几个戏班子演绎演绎,闹出些动静出来,再逐渐牵线到胡府头上。

    谁知,压根不用他出手,这书自行走红,先是读书人追捧,编成了戏文,更是人人爱看。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胡府居然自己上赶着认了,这世上蠢人他见多了,这端起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的,他还是头一回瞧。

    但无论怎样,都省了他的力气与手脚。

    几乎不费一兵一卒,这件事便已传的人尽皆知,还进了宫廷大内,民间百姓都在盯着刺史府,看朝廷如何了结这场官司。而皇帝,亦是怒不可遏,将王昭霖传召入宫,训斥了几回。他面上没带出来,这心里怕早已迁怒在了胡氏头上。听宫里的眼线报说,皇帝已不再过问冷宫中那胡氏的衣食寒暖了。

    除此之外,还有个小小的收获。元宝禀告过,那兰春生大有功高震主的架势,凑巧出来萧竹君的这卷戏文,便将他震慑住了,他那点子小算盘也就全都收了起来。陈博衍虽也不曾把这么个落魄书生放在眼里,但若真闹起来,也是一件麻烦。而这麻烦,也就这般消弭于无形。

    这一切,都是萧月白那卷戏引起的。

    这大概就是她萧月白的才能,她是明月,自有光华。

    陈博衍眼下,只能想到真好二字。

    萧月白低眉浅笑,二人一时无言。

    便在这个时候,一宫女走来,朝着两人俯身一拜,言道「四皇子,太后娘娘招您到西配殿说话。」

    陈博衍有些诧异,问道「什么事情,老祖宗这会儿召见」

    那宫女回道「奴婢不知,只是来传太后娘娘的话。」

    陈博衍便朝上看了一眼,太后果然已不在了,他微一沉吟,便拉着萧月白的手道「咱们一起过去,瞧老祖宗有什么话讲。」

    那宫女脸上一阵惊惶,忙说道「四皇子,太后娘娘只要见您一个。」说着,不由自主的瞧了萧月白一眼,见她正看着自己,忙忙的低下头去。

    陈博衍心中更觉奇怪,萧月白遂说道「既是这样,你便过去吧。想是老祖宗有什么要紧话说,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

    陈博衍微微颔首,向那宫人道「你下去吧,我即刻便去。」

    那宫人松了口气,扭身急忙走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萧月白浅笑道「你去么」

    陈博衍唇角一勾,凝视着她「你觉着我该去么」

    萧月白说道「我瞧她鬼鬼祟祟不似好人呢,但不知里面有些什么事。」

    陈博衍点头「她倒是寿康宫的人,但不是老祖宗贴身服侍的。寿康宫里,还轮不到她来传话。」说着,他又一笑「随里面有些什么事,我不去,我陪你。」

    萧月白双眼一眯,如一弯月牙,笑道「那这若真是老祖宗传你,日后怪罪下来,你可不能栽派给我。」

    陈博衍捏着她的手,笑笑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御膳房端了汤圆上来,太后不知去哪里歇着了,淑妃过来招呼大家吃汤圆,又叫了陈博衍过去,说几句话。

    明珠替萧月白端了一碗过来,说道「姑娘,这是糖玫瑰馅儿的。夜晚了,你也没大好生吃东西,吃几个汤圆垫垫肚子,怕后半夜饿呢。」

    萧月白听见是糖玫瑰馅儿的,倒是合胃口,便接了过来。

    那汤圆一个个白胖滚滚,浮在温热的汤里,上面撒着些青红丝,甜美怡人,令人食指大动。

    她咬了一个,玫瑰糖馅儿里带着些花生碎,酸甜芬芳,很是对口,登时便吃了两个。

    萧月白低头吃着汤圆,没有留意周遭,忽听一道男音插了过来「月儿妹妹,这汤圆可还对胃口」

    萧月白身子轻轻一震,她放了汤匙,不慌不忙的拿帕子擦了擦口角,方才抬头一笑「太子殿下,不去吃汤圆,怎么到这边来了」

    那人,正是太子陈恒远。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