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十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太后端起一旁的描金五彩瓷小盖碗,竟一气儿喝了半碗的茶水,将茶碗重重的撂在桌上,茶水溅了些许出来。一旁侍立的宫人,又赶忙给添上了。

    太后缓了缓,方才又斥道「这胡氏,与孝靖皇后也是同出一脉,一个府邸养出来的女儿,心性品格竟是一个天一个地。胡氏,为了自己恩宠,竟然无视宫廷法纪,不顾皇帝龙庭,秽乱宫廷,使出那等下三滥的手段来,这等人竟然还妄想爬上贵妃的位子,她也配」

    太后所言,乃是前两日,胡欣儿侍驾之时,竟招来三个十四五的女孩子,一起服侍了皇帝。

    此事,在宫中掀起轩然大波,幸而太后一力弹压,方才不至于流出宫廷,贻笑大方,进而惊动那些御史言官。

    太后极其恼怒,勒令那胡欣儿在寿康宫外的地平上跪了一天一夜,直至晕厥过去,任凭皇帝如何求情,始终不肯饶恕。

    依着太后的意思,还要将这胡欣儿废作庶人,打入冷宫。

    皇帝则无论如何不肯答应,母子两个为了一个胡欣儿竟险些伤了和气,太后见他迷恋胡欣儿到如此地步,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令胡欣儿闭门思过。

    这件事在宫中闹出了不小的动静,陈博衍多少有些耳闻。

    乍听此事,他也有些诧异,这胡欣儿的性子竟比上一世变得更加淫邪无耻,上一世她倒还不至于做出这等事来。

    但仔细一思量,陈博衍倒也想通了。

    自从重生回来,胡欣儿的日子不算顺遂,除却太后的弹压,自己也没少让她难受,这胡欣儿心中是没底了。她不过是个新晋宠妃,在宫中无有根基,也没有什么正经的本领,比起其他依着宫规升上去的妃子可谓一无是处,也只会以这等不入流的下作手段来取悦皇帝。

    陈博衍想通此节,按下了心事,看着太后气逐渐消了,方才说道「老祖宗身子为要,别为了这样的人气坏了自己。」

    太后又气又笑「有这样的人在,哀家想不气坏自己,都难了」

    说话间,外头人忽传「皇帝驾到。」

    陈博衍面色不改,自位上起来,立在了太后身侧。

    皇帝进得门内,见了陈博衍,微微一怔,说道「原来老四在这里。」说着,便向太后问了个安。

    太后淡淡应了一声,吩咐宫人给皇帝放座。

    陈博衍这方又向皇帝行礼,寒暄已过,皇帝便坐了下来。

    太后先问道「年下事务繁忙,皇帝今儿个过来,所为何事」

    皇帝脸上微微现出些尴尬的神色,但转瞬即逝,说道「新年就在眼下,今年宫中还要宴请百官家眷,正是团圆的大好日子,又彰显了我大周的气度格局。母后之前所提,果然极好。」

    原来,这年三十宫宴宴请京城里那些权贵世家,是太后的提议。

    太后淡淡一笑,说道「皇帝想说什么,就直说。咱们母子之间,还需绕这个圈子」

    皇帝让这话噎了一下,看着太后那精明闪亮的眸子,微微一顿,但最终还是说道「这阖家团圆的好日子,缺了谁少了谁,都是不吉利。就连贤妃,身子不好,那日也要来的。所以,朕便向母后求个情」

    他话未说完,太后便打断道「你这是想让哀家开口,放了那个妖孽」

    皇帝心中微怒,但到底眼前之人是自己的母亲,还是温言说道「母后对胡昭仪,是偏见的过了。她人年轻,不懂事,所以胡闹了些,但对儿子是十分尽心尽力的。这后宫所有的嫔妃,总不及她服侍的细致。」

    太后却冷笑了一声「这话哀家倒信,千古小人,都是这幅做派」

    皇帝忍了气恼,说道「母后,这欣儿同孝靖系出同门,您当年那么疼爱孝靖,为何如今这般厌憎欣儿莫非,只因为欣儿不是嫡出」

    太后长叹一声,斥道「皇儿,哀家几曾存过嫡庶之见当年开国的高祖皇后,出身更是低微,却是个女子辈中的楷模。哀家早就教导过你,这一个人若是只知讨好于你,纵容你的性子,那多半居心不良。年轻不懂事的宫妃多了,怎么没有一个能行出她那样子的荒唐事来别说宫妃,便是民间,哪里听闻过这等奇闻异事如今出在了皇宫,你不说惩治,你倒还纵着她淑妃被她气走,如今难道连哀家也当被她撵走,才如了皇儿你的意么」

    皇帝听她提起淑妃,不由看了一旁的陈博衍一眼。自从进来,这儿子便立在一旁,不言不语,安静异常。

    皇帝忽有几分不自在了,陈博衍近来的疏离冷淡,令他心中有些不舒服。

    毕竟,陈博衍曾是他最为疼爱、也最为自傲的儿子,淑妃也同他多年的夫妻情分。自从孝靖皇后病倒,宫廷内务多倚仗淑妃,也全凭了她的才干,才四平八稳到如今。

    皇帝念起这些旧情,心中更为触动,便向陈博衍道「你母亲,在南安寺中可好」

    陈博衍回道「母亲一切安好,劳皇上记挂。」

    皇帝听他口气淡漠,心里更有几分不好受了,踟蹰片刻,又说道「该过年了,她也该回来团圆了。」

    陈博衍尚未说话,太后已先冷冷插口道「有那么个妖孽祸乱宫廷,她回来自找气受么」

    皇帝被母亲当着所有人面训斥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已当真生出了几分怒意,他说道「淑妃离宫,是为孝靖皇后祈福,同旁人有什么相干儿子一向是孝敬母亲的,母亲也该怜惜儿子这把年纪才是。」

    太后见他竟为了个昭仪与自己顶嘴,不觉睁了眼眸,道了一声「皇帝,你」

    陈博衍于夜宴是早有谋算的,眼见太后与皇帝争执起来,便插口道「老祖宗,可容孙儿说句话」

    皇帝不语,太后说道「博衍有话,但说无妨。」

    陈博衍便道「皇上所言不错,三十夜宴是宫廷团圆之日,缺了一角难免有不详的意头。」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