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只是听着母亲数落他,她想都没想就找了那两句话出来,仿佛本能一般。

    或许,是陈博衍的怀抱太过温暖有力,又或许是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过于炽热燎人。

    更或许,是那场香艳迷离的梦。

    明珠在旁打了个圆场:「夫人,四爷这等紧张姑娘,我瞧着是好事呢。这不是说,四爷心里很是看重姑娘?将来等姑娘过了门,四爷一定会将姑娘捧在手心里的!」

    这话虽俗,不过一句场面话,却恰好的冲开了这尴尬的局面。

    母女两个各自一笑,再不提起,却各怀心事。

    稍晚时候,林氏被淑妃派人叫去,商议几件小事。

    厨房送来了牛乳炖鸡蛋,白嫩嫩的凝脂上,浇了一勺子蜂蜜,甜香四溢,是萧月白最爱的甜品。

    萧月白捏着白瓷汤匙,舀了一勺喂入口中,细腻甜滑,奶香浓郁。她眯细了眼眸,仔细回味着富贵甜美的滋味儿,好似已经一世都不曾吃过了。

    吃了几口炖蛋,她问道:「明儿,府里是不是要打发人来了?」

    明珠不明所以,答道:「明日要送香火银子,该来人了。」

    其实就算不送香火银子,安国公府如今也隔不上一两日就打发人来一遭,不是老太太甄母便是安国公萧覃。

    萧月白便向她耳边低低吩咐了几句。

    明珠瞪大了眼睛,不由道:「姑娘?」

    萧月白盯着她的眸子,轻轻说道:「记下了,照我的吩咐做。」

    明珠只得答应下来,心里也大约猜到了几分。

    只是姑娘竟然有这等盘算了,与她往日那安静柔和的样子,竟有些不一致了。

    明珠朦胧觉得,姑娘的性子好似有些变了。

    然而看着端着碗,一小口一小口吃着炖蛋的萧月白,依旧是那般的宁静美丽,宛如一轮皓月,明珠不由笑了。

    她在瞎想什么呢,姑娘总还是姑娘。

    陈博衍出得南安寺,寺门外一魁梧大汉正牵马倚门等候。

    这汉子,便是淑妃口里的张岩,也是打小跟在陈博衍身侧服侍的,现任着宫廷二等带刀侍卫。

    一见陈博衍出来,张岩立时起身,拱手道:「爷,看过淑妃娘娘了?」

    陈博衍颔首,又问道:「母亲说将东西交给你了,可拿着了?」

    张岩咧嘴一笑,将手中的蓝花布包向前一亮,说道:「爷放心,小的收着了。」说着,忍不住又道:「小的闻着,这里面竟然是烤熟的番薯。爷大费周章的,竟然就跟淑妃娘娘讨这个吃?」

    陈博衍淡淡一笑,翻身上马,打马行去,却丢下一句话:「突然想吃。」

    张岩却有些莫不着头脑,爷这是日日山珍海味的腻味了,怎么忽然就好上这口了?

    他也不及多想,将包裹收好,连忙也骑马跟上。

    旁人都不知晓,上一世里陈博衍离京出逃,一路上吃了无数的苦楚,靠着嚼树皮草根果腹的时候都有,番薯这等平民粗粮,自然也吃过。那个时候,一枚香甜软糯的烤番薯,于陈博衍真是无上的美味。

    记住当初苦难时的滋味儿,有害无益。

    何况,这是他母亲,亲手替他烤制的。

    雪势渐小,转而成了细细的雪粒子,被风夹杂着刮在脸上,生疼。

    陈博衍同张岩主仆两个,骑马回宫。

    街道上冰雪泥泞,地面甚滑,两人也不敢打马飞驰,只是顺着街道慢慢溜着。

    连下了几日的雪,天寒地冻,又是年根,路上行人稀疏。

    陈博衍深吸了一口这雪天里清冷的空气,一道细细的冷气直钻入五脏六腑,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和毛孔便都觉得熨帖起来。

    他仰起头,看着天上那如盐一般洒下的雪白粒子,不由眯细了眼睛。

    那一年,他领兵回京时,也是这般大雪满城。也是同一天,他知道了萧月白早已罹难的噩耗。

    想起那时候的情形,陈博衍禁不住攥紧了手中的缰绳,饶是过了这么多年,历经一世之久,他依旧能感到那钻心刺骨的疼痛。

    好在,如今这一切都尚未发生。

    念及此,陈博衍被回忆紧揪起来的心情又逐渐舒缓下来。

    是啊,月白还在,他还有的是余地去周旋筹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