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梦里的事是不是真的,她并不全然清楚,但她绝不肯让那些事在现实里上演。

    那些苦,她不肯吃。那些痛,她也不想受。

    她安国公府世代忠良,她的父母为人慈善,无论如何也不该落到这般下场!

    至于陈博衍,梦里她没有等来他的疼爱,梦醒来她也不打算要了。

    模糊之中,后来他好似真的回了京,前呼后拥,但这些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和她的孩子,都已经死去了。这场梦太过真实,她不敢不当真。

    萧月白觉得,这一切不幸的根源,都在陈博衍身上。既然如此,只要割断了同他的联系,兴许就能免于一难。

    虽然不知到底会如何,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萧月白的心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退亲。

    尽管安国公府同淑妃关系密切不是一日两日,但有这一层姻亲关系在,总还是冒险的。

    横竖陈博衍也不喜欢她,白日里他一反常态的亲昵到底因为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一个从小到大都没有正眼看过她的男人,怎么会一夕之间就喜欢她了?

    而梦里,他会抱她,大约也还是因为那凄凉的处境,人在这种境况里,总会想要寻求安慰。

    萧月白并不恨他,但她怨他。

    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给她希望呢?

    至于她自己对于陈博衍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她不愿深思。

    她在窗畔停留了片刻,直至身子被风吹到冰冷僵硬,方才关了窗子,重回床畔睡下。

    翌日清晨,萧月白才醒来便觉得头疼欲裂,身子发沉,虽然裹着厚厚的被子,却还是一阵阵的发冷。

    她想摸摸自己的额头,却觉得胳膊沉到抬不起来,不由呓语了一声。

    明珠在外头听见声响,连忙过来,打起床帐一瞧,只见萧月白那张精巧的小脸烧的红彤彤的,顿时吃了一惊。她探手过去,在萧月白额头试了一下,又连忙缩回手去,口里说道:「好烫!好好的,姑娘怎么又烧起来了?」

    言语着,她叫来琳琅:「你在这里守着姑娘,我去告诉太太!」

    萧月白躺在床上,人虽烧的昏沉,心里却还明白,她出声叫住了明珠:「你在这里,让琳琅去。」

    明珠不明所以,还是依着姑娘的吩咐留了下来。

    萧月白侧了身,向她低声道:「今儿府里要打发人来送香火银子,若没错,该是程嬷嬷来。你去主持那儿,把她喊来。悄悄儿的,别叫王姑姑知道了。」

    明珠这方醒悟过来,这是昨儿姑娘交代过的事情,没想到今日她病得这样厉害,竟还记得。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将外头守着的两个小丫头子叫来仔细叮嘱了几句,方才披了衣裳出去。

    明珠一路走到主持的住处,程嬷嬷果然在,正同着主持吃茶闲讲。

    明珠一见了程嬷嬷,当即说道:「嬷嬷,姑娘又病了,您老快去瞧瞧罢。」

    这程嬷嬷原是萧月白的奶母,可算是看着萧月白长起来的,等她大了,她才到萧老太太甄母那儿去领了个差事。

    然而萧月白却还是她心头的疙瘩肉,有个风吹草动,她便比谁都焦急。

    一听这消息,程嬷嬷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嘴里说道:「姑娘又病了?!昨儿不是送信来说,姑娘已大安了么?!老太太听说了,还欢喜的多吃了一碗粥呢!」言语着,竟也不及向主持告辞,抬起步子向外走去。

    明珠倒没忘了礼数,朝着主持微微福了福身子,方才急急跟了上去。

    这南安寺主持水月,是个年近四旬左右的尼姑,生的眉清目秀,皮色白净,做这一方主持,凭的不是佛法精通,却是精通人情世故,长袖善舞。

    她听闻这个消息,手里转着楠木念珠,长声呼道:「慧心!」

    话音落地,隔间走来一名青年尼姑,恭敬问道:「主持有何吩咐?」

    水月道:「适才听闻,萧家小姐又病下了。待会儿,你替本座去慰问一二。」

    那慧心眉宇微动,轻轻道了一声是。

    程嬷嬷急匆匆的朝着萧月白住处走去,一路上一叠声的问着明珠,姑娘怎么又病下了,怎么不仔细服侍云云。

    明珠还记得昨儿萧月白的交代,便将她昨日在园中扭伤脚踝的事说了,又道:「不知是不是因这伤,今儿早起,姑娘就烧的厉害。」

    程嬷嬷啊呀了一声,一跺脚大步走去。

    来到萧月白的房里,琳琅去请太太竟还没回来,屋里只得几个小丫头守着。

    程嬷嬷是府中老人,又是萧月白的乳母,也不必通报,径直就进了房。

    她走到床边,看见萧月白病猫儿一般的窝在被子里,精巧的小脸烧的通红,眯着眼眸一声不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