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明珠有些纳闷的看着萧月白,虽不明白她说的话什么意思,但看着姑娘那清波流转,美眸睨人的样子,即便自己是个女子之身,依旧有动心荡漾之感。

    隐隐的,萧月白和以往那个温婉宜人的姑娘,大不一样了。

    慧心走到门外,捂着胸口长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才勉强稳住了慌乱的心神。

    那萧姑娘的话,是什么意思?

    香雪海假山石,莫不是那日的事情,她听去了?

    不,不会的。那日园子里是没有人的,她进园子时已留意过了,才下过的雪,一处脚印也没得。

    慧心才镇定下来,便又忽然的暴怒且倍感羞耻起来。

    这个萧月白,是在戏耍她么?她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安国公府的小姐又能如何,凭什么人人都要趋奉她,都要捧着她?凭什么……自己要伺候她,看她的脸色?明明,都是一样的人。

    慧心走到了台阶下,迎面一阵冷风过来,她只觉脸上一片湿凉。她抬起手背擦了一下,却见上面微有水光。

    自己本来也该如那个萧月白一般,锦衣玉食,备受呵护,如今却沦落到坠入空门。她才不过一十八岁,就要与青灯古佛为伴了。

    她恨安国公府,更恨那个被安国公府视作珍宝的萧月白。

    慧心走出了一射之地,却又恍然起来。萧月白那日若真的不在香雪海,那么她今日这番话真正是没头没脑——无端端的,跟她提什么园子假山里的迎春?

    可那日园中,又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萧月白,那日到底在还是不在?

    不过是一句捉摸不定的言语,竟令她草木皆兵起来。

    慧心有些恍惚,惊惧与焦虑如潮水一般的袭来,她跌跌撞撞的走远了。

    琳琅在廊上柱子后头立着,看慧心去远了,方才转到屋里,向萧月白说道:「姑娘,慧心师傅走了,那样子倒狼狈的很,还哭了一会儿呢。」

    萧月白葱段一般的小手支着太阳穴,浅笑不言。

    父亲曾跟她讲过,兵家讲究虚虚实实,敌方情况未明之时,当以诈为上。今儿一听见慧心的声音,她便想起来那日在香雪海遇见的女子,该是她了。其实,她并不晓得那个男子是谁,也并没瞧见慧心与他之间的情形。

    但她做下那等事情,心中必定有鬼,听了这话也必要生疑,日后必要来问她,到那时候自己便能问问她到底为何这般憎恨安国公府了。

    今日同她的言辞往来便能瞧出,这女子生性奸猾,若捏不住她,轻易是问不出来的。

    正当这时,明珠捧着一只匣子从外头进来,嘴里说道:「大夫没来,倒是四爷从宫里打发人送了一只匣子过来。」

    萧月白不由一怔,一时没有说话。

    明珠将匣子放在了案上,说道:「来人说,四爷知道姑娘又病了,焦心的很,只是今儿要面圣不能过来。这是四爷从西直桥那儿的成记铺子那儿买的玫瑰玉带糕,晓得姑娘爱吃,想着姑娘病里没有胃口,特地给姑娘送来的。」

    西直桥成记铺子的点心,算是闻名京城,尤其是这玫瑰玉带糕,更是铺子的招牌。

    这道玉带糕,原是苏州点心,本是以猪油、白糖、糯米粉制成,交织做三层,所以又叫三层玉带糕。这铺子的老板别出心裁,改了方子,在其中又放了果仁、陈皮、玫瑰等物,较之原版更为酸甜适口,且花香怡人,更受姑娘们的喜爱。萧月白,也极爱这道点心。

    除此外,这道点心更有一桩风月传说,更惹得京里的千金闺秀、小家碧玉趋之若鹜。

    萧月白发起了呆,半晌才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年不节的,送什么糕。」

    明珠却笑着说道:「还不是姑娘爱吃,所以四爷惦记着。」说着,径自将匣子打开。

    只见那口匣子里果然放着一枚甜白瓷圆碟子,里面齐齐整整的码着六块玉带糕,恰是粉红雪白橘黄三层,最顶上竟还印着一朵鸢尾花。

    明珠与琳琅顿时低低惊呼了一声,明珠更低声说道:「姑娘,这可是成记铺子里今儿早起的头一锅呢!」

    萧月白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她本来在发热,脸就红红的,此刻红上加红,旁人倒也看不出来。

    印着鸢尾花的玉带糕,是有故事的。

    据闻当初这铺子三代前的老板娘还在做闺女时,喜欢上了一个来京赴考的书生,常将印着鸢尾花的糕送他做点心。书生彼时只是个穷酸小子,虽然也爱慕这姑娘,却不敢造次。贫寒之中,这甜美的糕点成了他温书乃至考场之中的粮食。后来,书生高中,再回来时那姑娘已经嫁了。书生怅然,却也无可奈何。过得几年,书生自外省返京述职时,再度经过这铺子,赫然见当初的女子一身寡妇装扮在店中张罗生意,询问之下方知她丈夫早逝,她回了娘家重操旧业。书生尚未娶妻,便同这女子结为夫妻,成就了一段良缘。

    这故事纵不算十全十美,倒也是个圆满的结局,更合了天长地久之意。

    成记糕点铺将这印了鸢尾花的玉带糕保留了下来,传至如今,只是每日只做头起的一锅。京里人都传,若是谁能买了这印花的糕,同心仪之人一起吃下去,便能久久远远的粘在一起,就如这玉带糕一般。

    这固然不过是商家的手段,却实在好用。每日这锅糕,不到天光时分便能卖个干净。京里那些有心爱姑娘的傻小子,日日起个黑早来排队,亦有女子买去送给中意的男人的。

    萧月白当然也知道这段故事,但她却觉得,陈博衍不会有这样细腻的心思。小女儿家的玩意儿,他什么时候放在心上过?

    犹记得当初,中元节夜里,长辈们领着他们在护城河边放灯许愿。她写了个合家安泰,想想又悄悄添了三个小字:共婵娟。

    这是取千里共婵娟之意,她小小的心思里,她和博衍哥哥虽然不能总见面,但夜里的月光总是一起照在他们身上的。

    陈博衍写了些什么呢?

    她记得自己跟着河灯跑了一阵,方才看清楚上面的字:国运昌隆。字体刚劲有力,风骨极佳,却和她萧月白毫无关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