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萧月白浅笑着上前,说道「那边都收拾好了,我待着也没有意思,所以过来找爹爹和娘亲。」说着,便走上前去偎依着母亲站了。

    林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影,拍了拍她的手,轻轻说道「爹和娘正同二太太说话,你先到里屋去坐会儿。」

    萧月白还未开口,蒋氏便忙不迭的嚷道「怎么,怕叫小辈听见没脸的事你们都做下了,还怕叫女儿听见」

    林氏没有接话,甚而也不曾拿正眼看她的,只是吩咐红玉道「盛玉露茶叶的罐子还没收起来,去沏一碗给姑娘。」话落,便拉着女儿在身旁坐了。

    蒋氏看了她这幅做派,只觉得满心说不出来的难受。林氏对她,从来是这样,不看她不理她,也不接她的话,任凭自己怎么闹嚷,都视若无睹。

    她明白,林氏这是打从心底里的看不起她,这是一种至极的轻蔑。

    从蒋氏踏进安国公府的门槛起,她便觉得这林氏从来就没有看得起她过。

    也不独林氏,她的婆婆老太太甄母,也没给过她几分好脸色。好容易熬到她自己也有了儿子,儿子也大了,竟连儿子也更畏怯长房一些,对她这个亲娘便少了一份敬畏。

    凭什么,不就是她的出身比林氏低些这同是萧家的媳妇,只为了个出身,她就要处处矮林氏一头,什么道理想到这儿,蒋氏不由悲从中来,她这些年受的气,便都在今天,在萧可为与慧心这件事上发作了出啦。

    她两眼泪流,啼哭道「你们长房,这么多年来欺压我们二房,如今还干出这样的事来,你们真是好狠毒的心肠啊我们二房的事,你们凭什么自作主张你们平白给我们认下个尼姑儿媳,这不是叫满京城的人,都来瞧我们的笑话你们长房的人,凭什么来替我们二房做主」

    林氏没有看她,只是径自端起一旁的青瓷茶碗,轻轻啜了一口,又放下。

    原本,她是把蒋氏这一出当戏看的,等蒋氏闹累了,再有话说。

    但有女儿在,她便不愿再让蒋氏撒泼下去,这么些年来她一向把蒋氏当个玩笑,即便到了眼下都有了年岁,也并未将她放在眼中。

    然而她尚未开口,萧覃却已先呵斥道「你闹够了没」

    蒋氏冷不丁的被萧覃这么一喝,猛地打了个哆嗦,余下那些哭号尽数都咽了下去,竟如噎住了一般,顿时哑了。

    萧覃斥道「这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难道今日这件事是我们长房搓弄出来的这若不是你儿子不争气,竟然下作到去摆弄出家人,又怎能闹出这样的龌龊事来又若非你沉不住气,定要撒泼浑闹,败坏我国公府的家声,我又何必要大太太出面去处置平日里也不知怎么教诲的侄儿,才能行出这样的事来。如今,竟还有脸来闹」

    蒋氏先是呆了一呆,她倒是没想到林氏未先开口,反倒是这萧覃来呵斥她。

    安国公府,男掌外女主内,只要女人不捅破了天,男人是不管内宅的事的。今日,萧覃竟然为了林氏,破了这个例。

    再想想自己,进门这些年,丈夫萧潼是从来不曾为自己出过一口气的,蒋氏越发的悲从中来。

    她也顾不得夫人的体面了,将身子往地下一坐,大哭起来「你们就仗着势头来欺凌我们好了,叫我管儿子,我在家里哪里说得上话,你这当大伯的怎么不来管教侄儿倒好了,拿着我一个妇道人家杀性子了那个姑子,撵出去就是,为什么弄进来你这就是纯心要看我们的笑话」

    萧覃素来知晓这个弟妹出身不高,日常言行总有不入眼之处,但大体上还说得过去,今儿竟是连这张皮也撕破了。

    他看不惯妇人撒泼的样子,便喝令道「一个个杵着,都捆着手呢还不将二太太扶起来」

    廊上候着的人听见国公爷这一声暴喝,都吓了一跳,连忙进去,把蒋氏自地下强拖了起来。

    林氏看着蒋氏,神情冷淡,一字一句道「你也不必同我置气,慧心是你儿子要的人。我待要不管,你儿子却在一旁打旋磨子的求情。再则,南安寺已是撵了慧心,如就这样放她出去,她一张嘴四处乱嚷,还不知弄出些什么话来。我们丢不丢脸尚在其次,你儿子还预备说亲么」

    蒋氏虽然刁泼昏聩,总还明白这些人情世故,听了林氏的话,转过了些弯儿。但她哪肯对着林氏服软,正想嘴硬再说些什么,林氏却盯着她的眼睛,又道「二太太,你还是仔细想想,如何去回老太太的话罢。」

    蒋氏这下彻底萎了,想起甄母那雷厉风行的手腕,她便一阵阵的犯怵。

    这个婆母可不比寻常的贵妇人,她是跟着老国公爷在边疆上住过的,亲眼见识过打仗杀人,杀伐决断比那男人还要果决些,恼火起来要上家法,那是绝不含糊的。

    再想到往昔一些事情,蒋氏的两条腿就像面条似的,软了下去。幸而后面有人扶着,还没瘫在地下。

    萧覃已不想再理会这个妇人,只下令道「吩咐下去,马车预备齐整了,立时回府」

    候着的下人应命,便忙忙的备办去了。

    萧月白紧随着父母,出了南安寺的大门,果然见外头安国公府的人马车辆等候。

    这母女两个的行李早已装箱上车,跟在后面。

    萧覃是骑马来的,照旧骑马回去。

    萧月白便同母亲,上了头前一辆马车。

    车里早已被丫鬟们布置妥当了,安放着灰鼠獭兔软垫,红泥银炭小炉,才入内便是觉一阵香暖。

    林氏拉着女儿坐定,就听外头萧覃吩咐启程。

    车轮碌碌前行,萧月白依偎着她母亲的胳膊,嗅闻着母亲身上那淡淡的馨香,心思也飘忽起来。

    她终于要回家了,并且是同着爹娘一起,平平安安的回去。

    并非是那梦里,双亲身故,她被迫回府的凄惨情形了。

    往后的路,和那梦中也必定是不同的。

    陈博衍立在南安寺外一街道拐角,看着安国公府的马车一辆辆的自眼前疾驰而过。

    领头的那辆,装饰的极为华丽考究,翘起的四角甚而雕着云纹,悬着四只铜铃,马车行去便叮当作响,路人就知须得避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