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甄母从来疼爱这个小孙女,听了她这话,忙说道「那可当然要赏。」说着,就传了那几个主事的妇人进来。

    王姑姑等人进来,听了甄母的话,连忙磕头谢赏,说道「为老太太、老爷太太办事,自然尽心竭力,哪敢蒙老太太赏赐」

    甄母笑道「你们别慌着跪我了,还该谢谢月儿才是。不是她提了这一嘴,我竟还给忘了」

    这些主事的妇人,又忙去谢萧月白。

    萧月白倒是大方,含笑接了,又激励了她们几句话。

    鹭儿也跟着蒋氏过来了,正立在她身后,静静打量了一会儿,心中暗道这个四姑娘,往日可还真错看了她。借花献佛,就把人拉了过去,收拢人心算是很有一手了。

    想着,她推了一下蒋氏。

    那蒋氏早已呆了,这会儿方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老太太,我给您报个喜您啊,就快抱上小重孙了」

    蒋氏才说完,堂上的人顿时都怔住了,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蒋氏。

    蒋氏见一语惊人,竟有几分得色,遂又说道「老太太,出了这么一桩喜事,您说可欢喜不欢喜」

    堂上一时没人言语,甄母皱眉道「这逸安和可为都尚未娶亲,甚而连房里人都没有放,哪里来的什么小重孙儿」说着,她眉宇一拧,沉声问道「莫不是可为在外头,沾花惹草,闯出祸来了」

    她这话未完,看着蒋氏欲言又止的样子,当即道「你且住口。」转而向林氏问道「大儿媳妇,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甄母性格精明,她眼看蒋氏去了一趟南安寺,回来便说什么小重孙的事儿,这件事必然是发在南安寺里的。蒋氏既然先提,这二儿媳妇整日里颠三倒四的,近来鬼心思又多,不知还有什么事在里面。她便不准蒋氏先说,倒问了林氏。

    林氏心中也微有疑惑,并不知那慧心是否真的有孕。

    这人虽是跟着他们回来的,但因是二房里的事情,她便将人交给了二房,再没过问。也不知这会子功夫里,是不是二房趁着这会子空挡就查出了什么,也都是未知的事。

    她敛下眸子,略一思索,找了那么几句话出来,心中暗自一笑这场耻辱,可是蒋氏自家讨的。

    林氏便肃了神情,起身向甄母道「原该一早告诉老太太的,只是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老太太午休才起,不敢贸然说来,让老太太生气。但既然二太太先提了,老太太又问,儿媳便少不得说了。」

    鹭儿看着,心里发急,便又推蒋氏。

    但蒋氏才要张口,便见甄母眼神锋利的瞅了自己一眼,那心一怵,便张不开口了。

    只听林氏说道「今日,二太太到南安寺,来同儿媳说,要儿媳点头,收了纨素做姨娘的事。」

    她这话才落,甄母的脸色便又寒了几分,看向蒋氏的目光也越发的不善了。

    林氏又道「南安寺里的姑子忽然过来,说在香雪海那梅花园子里,撞见了咱们家二少爷同那寺里的慧心」她原本想说行那苟且之事,但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实在说不出口那肮脏事,索性也不再提,继续说道「继而,南安寺的主持水月大师便请了儿媳过去商讨此事,二太太心中恼怒,还闹了一场。儿媳说明年替老太太在菩萨跟前求一盏长生灯,水月大师方才息怒,只是将慧心撵了出来。二少爷对那慧心,倒是有一份真心的,求着儿媳带她回来。儿媳也不知如何是好,看她一个孤身女子,若就流落在外,无可依靠的,这不是咱们国公府办的事儿。再说,也怕外头乱传些什么言语,儿媳便将她带了回来。余下的事,儿媳也不知道了。二太太说的,想必就是此事」

    鹭儿在旁听着,心里急的冒火,却碍于身份,什么也说不出来。

    甄母听得怒气勃发,她先向林氏道「你做的很对,合情合理,此事与你无关。」这话落下,她便盯着蒋氏,斥道「你说的,可是此事那个叫慧心的姑子,竟怀孕了不成」

    蒋氏早已白了脸面,小声嘀咕着「怎么说,也是您老人家的重孙子,儿媳想着您老人家能高兴高兴。」

    甄母大怒,将手在那炕几上一拍,大声呵斥道「说的什么混账话那慧心,是佛门弟子,是出家人,可不是什么路边的女子,捡回来给个名分就过去了这种事传扬开来,我们国公府在这京里还有颜面么再说,这是谁给他吃的迷魂药,他哪来的豹子胆,敢去私相勾搭出家人他还有没有廉耻,还知不知道害臊」

    她越说越怒,更连声叱骂「你家那小崽子呢快将他拿到祠堂祖宗牌位跟前,我定要亲自打死这个孽障,免得日后下了九泉被祖宗们责怪」

    甄母有了年纪,近来又犯了咳嗽病,气上来,便咳嗽个不住。

    慌得一屋子人,连忙上前捶背倒水,劝慰道「老太太仔细身子骨,别为了不相干的事,气坏了身子」

    甄母将众人推开,指着蒋氏,目呲欲裂「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去,把你家那畜生拿来」

    蒋氏无法可施,只得出去。

    踏出门外,她便埋怨鹭儿「都是你出的好主意,老太太哪里高兴了这下好了,老太太发了雷霆怒,这老婆子可是说得出做得出。我可就这么一个独苗,要是打坏了,往后我可指望哪个去」说着,就抹起泪来。

    鹭儿暗自忖道没想到这老货,竟是个脸酸心硬的婆子,自己的亲孙子也能下得了手。听见有了重孙儿,也不高兴。

    她到底是底层市井的出身,进了这等豪门深府,哪里明白里面的规矩道理,只拿着那些她见识过的市井村妇心思,琢磨这些人事,小事上或许还好,逢上大事自然就露了怯。

    她想了一回,说道「二太太,您也别丧气。二少爷闯了这遭祸,一顿责罚是免不了的。您只管回去叫他来,余下的事,我自有法子。」

    蒋氏到了眼下,也无可奈何,只好暂依她的。

    那萧可为此时正同慧心在一处温存,替她宽心抚慰,听闻老太太要拿他去家法处置,便如被雷劈了一般,杀死不敢过去。

    蒋氏和鹭儿死劝活劝,又说如不将此是了结了,慧心万难进门,那慧心也在一边哭哭啼啼,萧可为这方挪步过去。

    那边,甄母已被众人劝住,重在炕上坐了。

    丫头依着林氏吩咐,冲了一碗宁心香露过来,林氏亲手捧到了甄母跟前,侍奉她吃。

    甄母接了茶碗,抬头睨了这大儿媳妇一眼,见她端庄娉婷,举止娴雅,处事有方,心里气倒是平复了些许。

    她这个大儿媳妇,凡事都好,就是有那爱撒小性子的脾气,往日也都还没什么,唯独碰到她大儿子萧覃,这性子便发作的淋漓尽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