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五章[08.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可她有一个好表妹,表妹之前是三皇子妃,那蒋夫人已经意动,眼下表妹贵为皇后,她丁家已是伯府,蒋夫人是万般愿意,只差没有按着儿子的头同意。

    南珊自是看透其中的关窍,见丁凤灵是个明白的,将这个话题揭过。

    次日派人私下将钟蔻珠召进宫来,几月之隔,物事人非,让人不胜唏嘘。

    钟蔻珠妇人打扮,穿得倒也体面,神色平和,看起来比前略胖一些,想来嫁人后日子也不太难过,见到南珊,脸有愧色,不敢直视。

    南珊淡笑,「现在该称呼你为洪夫人吧,你也是的,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没有派人送个信,本宫也好备个贺礼。」

    「不敢惊扰娘娘,民妇愧不敢当。」

    「你何愧之有,孟家人那些事情,与你没有干系。」

    钟蔻珠心中庆幸,当初她一直与三表妹交好,如今三表妹贵为皇后,娘娘还念着旧情,再好不过,她回到松阳县后,母亲刚开始还不敢说什么,日子长了,又开始抱怨,她已看明白,索性不搭理她。

    叔祖母安排她与县令家的公子见面,洪公子长得虽然没有蒋公子那么出色,却也是一个俊俏的公子,她点头同意,很快嫁入洪家。

    现在不盼别的,只盼自己的夫君能金榜题名,出人头地。

    至于大舅舅和三舅舅两家,上次离京时已经闹僵,此次上京,她不过是碍着礼法去孟府拜见过一回,就被魏氏给讥讽得受不了,匆忙告辞。

    魏氏和符氏因着娘家还算显赫,将孟家二房的其它四个庶子夫人比下去,可那四个庶子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两派人成天斗得跟乌眼鸡似的,说话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她都听不下去。

    璟哥儿和瑭哥儿虽然还在国子监里,可待遇就差许多,加上其它人鄙夷的眼色,带刺的话语,以前一直顺水顺水的璟哥儿哪里受得住,越发的消沉,成绩一落千丈,被国子监退了学。

    反倒是以前混不吝的瑭哥儿,颇有几分血气,硬是咬牙坚持住,在国子监里发奋读书,上次回到府中,正碰到二房那几个纨绔庶孙出言不逊,他狠狠将几人揍一顿,那几人落荒而逃。

    经由这些事情,她更加明白,人不可貌相,不可轻易小觑任何人。

    以前在侯府时,众姐妹中,以三表妹最为不出彩,又有谁能知道,三表妹能母仪天下,长成如今光彩照人的样子。

    她感激地抬起头,「娘娘仁慈,民妇感激不尽。」

    凤椅上的南珊意味深长道,「一个人的福报就是其为人处事的缘法,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洪夫人立身正己,好日子还在后头。」

    钟蔻珠心念一动,跪倒在地,「谢皇后娘娘吉言。」

    会试放榜,蒋伯昌是贡士第一名会元,南二爷在前十名之内,钟蔻珠的夫君,松阳县令之子洪俊义也在前二十名之内。

    等到殿试时,所有的人自然注意的都是南二爷,这位德勇侯府的庶子,如今的德勇侯,暗道不愧是老侯爷亲子,长相随父,气质虽不同,却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再说他还有另一重身份,皇后娘娘的生父,当朝的国丈。

    也有人认出蒋伯昌,由于有南侯爷在,关注这位前大学士之子的人倒是不多,不过蒋伯昌青年才俊,又未娶妻,有心的大臣就将他记在心上。

    惠南帝亲自出题,笔试后评出前十名者进入龙极殿中,这十人中就有南侯爷,蒋伯昌和洪俊义。

    前十名进入大殿后,再由皇帝即兴出题,凌重华看着此次科举选拔出的人,这些人中,或许以后会有人位极人臣,或许有人籍籍无名。

    他看着南宏俊,他的长相肖父,与南崇起长得七分相似,一如当年,他还是德正帝里,殿试贡士,其中的京城第一公子南崇起,风华盖世,气淡神闲,却带着一股傲然。

    论才华,南崇起是众人之首,可他长得太过出色,自古探花多风流,于是被钦点成探花郎。

    三甲游街,女子们涌上街头,高呼崇郎,世人道京中贵女万千,不及崇郎一人。

    上次在庄子里再见,却已是知天命的半百老人,还有况桤山,孟进光,这三人当年都算是他手下得用的人。

    岁月无情,流转轮回,眼下又是一年殿试时,却物是人非。

    凌重华垂下眼眸,伸手接过太监呈上来的卷宗,略一扫视,然后亲自出题,让十人一一回答。

    蒋伯昌一身青色长袍,站得笔直,态度谦恭,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听得殿中的很多大臣频频侧目,不愧是有名的才子,一时落魄也不能遮挡其本身的光华。

    轮到南二爷时,南二爷倒也不紧张,他沉稳地站着,凤眼平静,不徐不慢地回答着,大臣们心中又是另一番考量,南侯爷长相才情都肖似老侯爷,当年可是有小崇郎的名号,这样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洪俊义的表现也比较出彩,可以看出饱读诗书,底子扎实。

    殿试结果以这三人最为出色,惠南帝幽深的眼眸看着殿中的考生及大臣们,思量半晌,南宏俊,蒋伯昌和洪俊义赐进士及第,蒋伯昌状元,当下授职翰林院编修,洪俊义榜眼,授翰林院庶吉士,南宏俊探花,因其本是德勇侯,职位暂议。

    金榜一出,就由官差敲锣打鼓昭告天下,南家二房已经搬回侯府,丁氏听到侯府外响起的锣鼓声,喜出望外,挺着快七个月的肚子亲自去开门,吓得下人们提心吊胆,官差们不敢造次,这可是国丈家,开门的是皇后娘娘的亲娘,他们不过是个小差役,何德何能让侯夫人亲自迎接,于是个个低头哈腰,口中说着祝贺词,连府中给的赏钱都不敢接。

    最后还是卢氏说,侯爷金榜提名,大家也沾个喜气,官差们才高兴地将赏钱收下。

    官差一走,丁氏喜极而泣,忆起这一年来的日子,感慨万千,卢氏劝慰她,「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掉金豆子,小心肚子里的这个笑话你,说起来,你肚子里的这是个有福气的,自打你怀上,咱们珊姐儿成了皇后,二爷接手侯府,眼下又中探花,都是这小人儿带来的,他一出生就是侯府公子,有皇后亲姐,这以后的福气还大着呢。」

    丁氏被卢氏一说,细想也是,摸着肚子一脸的慈爱。

    榜下捉婿, 历来有之,蒋伯昌高中状元,加上其父本是原大学士,京中的世家心中雪亮, 新帝怕是要启用蒋家。

    蒋伯昌长相出众,气质脱凡,又是新科状元,世家大臣有待嫁女的都盯上他, 尤其以常大学士和程太傅最为上心。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