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于是背更挺,展现出多年良好的仪态教育,看得段太太暗自点头,果然嫡女就是不同,走起路来肩平腰挺,不像那个庶女,虽然皮相好,但走路的样子不行,一看就是没下苦工练习过。

    宋心瑶无暇顾及其他,一路注意不要左顾右盼,所以园子长什么样子她都没看到,只听说段老太太喜欢夏菫,一路进来,小径两边摆满一盆盆的夏菫,开着小小的花朵十分可爱,路旁的夏菫也是她唯一能见到的植物了。

    宋心瑶其实觉得自己还可留个一两年,但没办法,十五岁的年龄摆在那里,爹娘都急,别说母亲,心梅跟心湘才十四岁,陈姨娘跟赵姨娘也开始留心了,每次母亲准备出门总是各种拜托讨好,求母亲带上庶女一起。

    入得亭子,下人摆上各种水果——实在没邀请的头衔了,段太太直接说,乡下的庄子送来一批上好的荔枝,请大家来尝尝段家的果子。

    段太太笑咪咪的,「这妃子笑一年才几筐,都是送送亲友就打发了,外面可买不到,大家尝尝味道如何?」

    她啊,是越看宋心瑶越喜欢。

    大家闺秀就该这样,有礼仪、有教养。

    至于宋心梅虽然漂亮,不过只是个庶女,她的亲儿子怎么可以娶一个庶女为妻,那不是让她没脸吗?

    于是给段路一个脸色,暗示他过去跟宋心瑶说说话。今日让他们见见面,只要孩子都不反对,两家就可以开始说亲了,成亲后就会有小娃娃。想到孙子,段太太脸色更急,只差没出声催促了。

    段路当然也知道今天主要是为了什么,宋大小姐他看着也行,清清秀秀的感觉很乖。女子嘛,最重要的就是乖顺,那种太有主意的、脾气太硬的都不行,他看宋心瑶应该是个软棉花,这样才好,丈夫是天,成亲后才能和谐。

    于是过去一揖,「见过宋小姐。」

    「段公子。」

    「听家母说宋小姐喜欢弹琴?」

    「略有涉猎而已。」宋心瑶其实想说「本小姐弹得可好了」,不过这种话只能放在心底,女先生说了,自谦是美德,女子不可忘。

    「我刚好前几天得了一本难得的琴谱,我不善弹琴,就转送给宋小姐。」

    琴谱是个很不错的礼物,没有暧昧的意思,也不值几个钱,宋心瑶是可以收的,收这种东西并不失礼。

    她突然想起,段路是听段太太说,段太太那儿肯定是母亲跟她提的,那薛文澜是怎么知道她喜欢琴?小时候虽然一起学习,但那毕竟是小时候,她十岁后就已经分开院子另外请了女先生,他怎知她对琴的心意没有改变?

    疑惑间,段路已经从丫头手上拿过一本蓝色琴谱,宋心瑶双手接过。

    啊,是《天璇歌》,以北斗七星为印象编出来的曲子,虽然会的人也不多,不过这曲子她会——家里有钱,她又有兴趣又有天分,会的曲子真的不少。

    宋心瑶笑说:「谢谢段公子。」

    「这琴谱是铺子里的掌柜特别推荐的,说稀少,因为曲子太长,练习的人倒是不多。」

    宋心瑶知道自己该感谢他的好意,可是就忍不住想,薛文澜都知道要去找古谱,古谱才稀少,你一个大少爷怎么没自己的主见,就听掌柜的说?掌柜的不就是喜欢把卖不出去的东西假装成镇店之宝吗?

    但想想也算了,没主见有没主见的好,耳朵软的人至少将来不会给她脸色看——郎有情妹有意什么的都是戏曲中才有的,她知道生活没那样多的故事。

    找个不差的人一起过日子,这就是婚姻大事。

    这段公子只要不嫖不赌都算好事,何况他房中还无人呢,她这个大醋桶绝对不允许自己还没过门对方就有通房,就算自己过门了那也不行,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想想人生就这样了,好无趣,真想回到小时候,把三、四岁到十五岁再活一遍,这时候最快乐。

    宋心瑶勉强打起精神,「不知道段公子平常喜欢做些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喜欢听听戏,要是咏春楼有新的牌子,一定会去捧个几场。」

    「听戏挺好的。」

    「就是。」段路彷佛遇到知音,「我娘还说我不务正业,我哪有不务正业,该算的帐我不都算得好好的嘛。听听戏、捧捧场又没什么,花个几两银子图个乐子,那点钱我们段家又不是花不起。」

    宋心瑶心想,段太太说的还真没错,她一个宋家大小姐一个月的例银也才一两,段路居然一次就能花上几两图乐子,一个月去个五次好了,那就是二三十两呢,普通人家都可以过上两三年的日子了。

    但他说的也没错,段家花得起,她也不能说什么。

    去听戏总比去青楼好,戏子再美那也是个男的,下了戏啥都没有。但青楼的姑娘就不是这样了,那可不是几两银子的事情,几百两、几千两都可能,青楼的头牌个个绝美无双,每年都有傻子为了头牌倾家荡产。

    这样一比,听戏就挺好的,至少银货两讫。

    也许是说到喜欢的东西,段路兴致开始高了起来,咏春楼很大,咏春班更不一般,分成四个部,梅兰竹菊,梅部的当家小旦擅长哭戏,这哭起来是梨花带雨,《孟姜女》是最为叫好的戏码。兰部当家小旦擅长武戏,一部《穆桂英》看得人拍手叫好。竹部的小旦最是漂亮,身段好,那《贵妃醉酒》可是看得人人喝采,比起来菊部的小旦算是比较平庸,不过胜在年轻,将来性很大。

    宋心瑶心想,她好像懂得段太太的想法了。

    不过现实是现实,现实不是看戏,戏中才有那种十全十美的夫君,现实没有,段路真的是还不错的人选了,成亲后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了,反正着迷看戏比着迷青楼跟赌博好一百倍,后面两者才是真的不能忍。

    说来说去,这段路简直就是她爹宋有福的翻版啊,将来大概也就是把孩子放给妻子管理,自己跟朋友喝酒聊天、赏鸟斗鸡。

    算了,每个人总会有些小嗜好的,喜欢看戏无伤大雅,这她可以。

    不远处,段太太跟汪蕊笑意盈盈,喜不自胜,都想着孩子看起来聊得还可以啊,这好事可该近了。

    两人正说着,倪光宗却过来,笑嘻嘻的道:「段路,好你个重色轻友。」脸颊红通通,明显喝高了。

    段路跟倪光宗私交不错,年轻男孩子在一起难免说些下流话,此时见倪光宗醉了,怕他捅了出来,让宋心瑶不乐意——是,宋心梅是美,但母亲看重的是宋心瑶,他当然只能遵从母亲的意思。

    不过那宋心梅真的很漂亮,他也见过不少大户小姐,却没人能生得这般,好像夏日盛放的花朵一样,又野又艳。

    段路扶着倪光宗,「宋小姐,我带他去洗洗脸。」

    「段公子请自便。」

    眼见段路扶着踉跄的倪光宗去了,宋心瑶也回到母亲汪蕊身边。

    汪蕊一脸喜色,「怎么样,段公子人可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