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接下来三人又讨论些细节,既然决定要上京城,这里的一切都得做好安排,第一件便是学堂的事。

    两天后,也不知道贺仲岳从哪里找来的人,一个年约五旬的斯文夫子来了,他学识丰富,花了一天与学生的家长接触,告知众人贺仲岳有事远行,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学生可自由选择退费等等,最后全数学生都选择留下。

    食堂这边,贺仲岳也找来两个手艺不错的大蔚,两人还是夫妻,由他们掌厨供给三天饭食,食客们也相当满意,而赵莎华与贺仲岳同行也不是秘密,贺仲岳对外是称他吃惯她的手艺,所以出外这段日子聘请她为私人厨师。

    贺仲岳的人品众人是信得过的,那么多姑娘家往他身前凑,也没人近得了他的身。倒是毛婆婆与一些赵莎华父亲交好的老友,私下纷纷要赵莎华把握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贺仲岳才貌出众,看来也是出身良好,若她跟他有结果,她弟妹的未来也就多座靠山,要她多想想,当然,以她和离过的身分,他们都要她别心大,为妾即可,说这话的还不少,让赵莎华烦不胜烦。

    至于赵京亚、赵歆亚则由孙容跟毛婆婆照看,毛小凯跟两个孩子都知道孙容是个女子,与赵莎华是好友关系,扮男装只是不想让坏人认出她抓走她,这是攸关生死的秘密,不得对外人言。

    赵莎华不得不承认贺仲岳样样安排周到,让她能无后顾之忧的离开。

    在出发前一晚,孙容独自一人来到惜园求见贺仲岳。

    两人在书房密谈近一个时辰才离去,孙容表情甚为满意。老天,没想到贺仲岳来头那么大,好在她记得为过去向他挑衅斗嘴的事道歉,他也大度的不与她计较。

    至于她夫婿的冤情,有他插手,原本乌云罩顶的她都觉得拨云见日的日子可期,因此她返回食堂的脚步也特别的轻快。

    「你去哪里了?」

    一开房门,孙容就见到赵莎华坐在里面等着她,她露齿一笑,走向她,「你明天不是要走了,我就去见秦……贺先生。」老天,她吐吐舌,差点说溜嘴了。

    见赵莎华蹙眉,孙容坐下来拍拍她的手,「总之,贺先生真是沉着又靠谱的好男人,上京后就算不幸的又遇上你那渣男前夫,相信有他相护,你也定能毫发无伤。」

    「你胡说什么?」

    「我认真的,贺先生真的可以嫁,当妾也行的。」她拍着胸,笑眼眯眯。

    赵莎华怀疑的看着她,「怎么还在胡说?笑得贼兮兮的,你知道什么了?」

    但孙容不说就是不说,赵莎华眼见问不出什么来,只能将出门后的不放心化成一句又一句的叮咛,直到孙容听得频频打呵欠才作罢。

    赵莎华又去到弟妹的房里,两个小家伙早已睡翻,她俯身替两人拉妥被褥。这几日的千叮万嘱让他们对她要离去的事已不再伤感,反而希望她快快出发,免得碎念得没完没了。

    这也是赵莎华希望的,她只希望他们过得快快乐乐。

    翌日天未亮,贺仲岳等一行人就摸黑上路,一日复一日,车阵前后皆有小厮侍从随行,因为只有赵莎华一个女眷,贺仲岳路经一个小城时还为她买了两个小丫头,因此车队共有四辆马车,再加前后骑马的小厮侍从,整个队伍拉得长长的,不管路经哪里总是很吸睛。

    马车里,赵莎华正用一种很质疑的目光看着贺仲岳。他慵懒的靠在枕垫上,一手拿着书,灿亮的阳光穿透车帘,在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染了一层金光。

    这一路不疾不徐的北上,不管是大城小镇,停留的时间及安排住宿吃食,简直不能再完美,而且每到一个点都有人接待,还不忘备了食材让她洗手做羹汤,贺仲岳这方当然也不忘给她十两银。

    「你到底是谁?容儿是不是知道你的身分了?」她这几天一直在想离开前孙容那些奇怪的笑容与言行。

    贺仲岳放下手中的书,勾唇一笑,「她是知道,但你太沉得住气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接着他简略的将身分告知。

    赵莎华一脸惊愕,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魏皇朝,若说所有皇室宗亲中最受老百姓尊崇的,应该就是武成巾最小的儿子、当今皇帝的叔叔,被武成帝封为「秦王」的那位。

    听闻当年武成帝去世,身为大皇子的太子继位,是为穆和帝,当时秦王年纪不过十岁,穆和帝却已二十五岁,在成为九五至尊的同一日,穆和帝也立了八岁长子朱铮为太子。

    秦王与太子年纪差距仅有两岁,一个要喊「皇叔」,一个却要称「皇侄」。

    一直到秦王十六岁时,穆和帝见不得最小的皇弟成一闲散王爷,便由他管着皇城的禁卫军和巡防营,据闻不久后皇宫内就传出一些秦王有异心的声音,但传着传着也就不了了之。

    一直到穆和帝病重,在倾太子派及敏皇后吹枕边风的情况下,一道圣旨,秦王被设计带兵去北方平乱,他也真的征战沙场,把敌人杀得四处逃窜、闻风丧胆,斩杀俘虏叛军无数。

    只是远离了权力中枢,战功赫赫又如何?

    穆和帝驾崩后十六岁的太子朱铮继位,秦王承穆和帝遗命,被新帝没收兵符不说,禁卫军跟巡防营的差事也没了,再度成了无所事事的闲散王爷,守护新皇或保卫江山太平都与他无关,只能在秦王府种种花、养养鸟,偶尔参加宴会。

    朝臣百官中替他抱不平的不少,毕竟他是如此的出类拔萃,文治武功均十分出色,只因新皇跟敏太后的忌惮,连要职都不能有,根本是国之损失,非社稷之福。

    因此新皇每每上朝时,保皇派与秦王派的官吏不时攻防,言词交锋。

    至于民间,老百姓挺秦王的也不少,新皇说白了就是养尊处忧长大的皇室子弟,不知人间疾苦,年方十六已有妃嫔多人。

    秦王是真正历经战争杀戮的成熟男人,再加上他在女色方面也自律,各家贵女心仪的不少,奈何秦王对其母妃属意的婚配对象一再拒绝,他的母妃为此气得离府长居江南。

    后来秦王渐渐消失在皇亲贵胄的各式宴会中,传闻他也离京出走,一说是新皇扛不过那些朝臣的谏言,请他去民间微服私访办大事,因办得极好,因此得到皇帝侄儿的信任,备受礼遇,私下赋予他管理更多国家大事的权责。

    但这些都是传言,秦王府没有主子是事实,秦王在京城消声匿迹也是事实,迫使一些为他倾心的金枝玉叶不得不含泪另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