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前世他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保护深爱的女人,那种武到用时方恨少,痛恨自己没用的感觉深深烙在他心底,所以重生后他不只随身带着防身武器,也暗中让武录教他武艺,经常在无人之时苦练,虽然只练了半年,身手却已与前世不同了。

    方然看好友贴近窗子的动作俐落,步履轻捷,方才按住他的反应也很快速,不像是个寻常文人,虽然不知道徐凌澜是何时习武的,但他很乐意让好友先去,他留在原地。

    徐凌澜以指沾涎戳破纸窗,凑眼望去,见到陆宛飞和丫鬟已被绑在椅中,嘴里都被塞了布条,除了先前领路的小男童,屋里还有两名蒙面人,手里执着明晃晃的刀。

    「你可以走了。」其中一人把一个钱袋丢给男童。

    「多谢大爷!」男童笑嘻嘻地接过钱袋,吹着口哨走了。

    蒙面人道:「这小娘子美如天仙,竟是要让我们随意享用,咱们可真是好福气,有得快活又有钱银好拿。」

    另一人道:「别说废话了,我去把风,你弄好了换我,动作快一点,免得有人发现不对来找人。」

    窗外的徐凌澜屏住气息,轻扣臂上箭筒机括射出袖箭,射出的箭不偏不倚,正中在说话那人的肩膀。

    「哎哟!」中了袖箭的蒙面人之一嚎了起来。

    徐凌澜又发了一枝袖箭,这回目标是另一人,他并不打算硬碰硬,只想给点教训让他们自行走人。

    「哎哟!」另一个中了袖箭的人也嚎了起来。

    两人捣着伤口,左右张望,想找出到底是谁发现他们要作恶,在放冷箭,但却没有看到人,这时又是一枝箭飞来,正好擦过其中一人的脸侧,钉在窗框,威吓之意浓厚。

    两人其实也只是寻常的地痞流氓,接下这桩差事时可没做过丢了性命的准备,被袖箭划过脸的那人忙道:「有人搞鬼!咱们快走!」

    「这两个娘们怎么办?」

    「管她们怎么办,保命要紧!」

    两人害怕的跑走了,徐凌澜示意方然可以靠近了,两人迅速找到正门,推门而入。

    陆宛飞瞬也不瞬的看着推门而入的人,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好年轻……好年轻的大人……她认得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汹涌而出的泪水被徐凌澜解读为害怕的泪水,姑娘家遇到这种事,害怕也是自然的。方然也是如是想,出声安抚道:「你们不必怕,我们是好人,是来救你们的……」

    陆宛飞看了眼方然,方然和她家大人果然是好朋友,只不过前世她家大人执意要娶她为妻时,他也反对,理由同样是不想她家大人遭人非议。

    她并不怪方然,相反的她很感激方然的存在,前世她死后是方然一直在她家大人身边照看着,大人才不至于出什么事,说是一辈子的挚友,当之无愧。

    一旁的清霜咿咿啊啊的挣扎着,像要讲些什么,方然很自然的先走到清霜面前,取下她口中的布条,徐凌澜则在陆宛飞面前蹲下,嘴角微微勾起,取下了勒住她嘴巴的布条。

    陆宛飞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他们竟然在她这么狼狈的情况下重逢,有够难看……两人分别把两个饱受惊吓的姑娘扶起松绑,方然忍不住奇怪地问道:「你们不是跟着个小男童来的,怎么会被绑了起来?」

    「多谢两位救命之恩。」清霜余悸犹存地颤声道:「那孩子说他娘亲病重,将我们引来,一进来便让那两人给挟持了,见到他们给了那孩子银钱,才知道我们上当了,若两位没有仗义相救,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那两个男人的污言秽语,清霜犹自害怕,陆宛飞则是一颗心全系在久违重逢的她家大人身上,对于自己差点失去清白,并没有想法。

    「你们可有与人结仇?」方然热心的问道,其实他的志向是捕快,但出身书香世家,由不得他做个捕快。

    「没有。」清霜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是悄然看了主子一眼,想着难道是夫人搞的鬼?可派人毁了主子清白,对夫人有何好处?主子婚期已定,若因此无法顺利出嫁,第一个被责怪的肯定是夫人,所以说不通,主谋应该不是夫人……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人?」方然察言观色,追问道。

    清霜吓得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在想那两个人是什么人罢了……姑娘,咱们是不是要去云雀楼了?」这个地方好可怕,她想赶快离开!

    「等等再说。」陆宛飞没看清霜,她看着徐凌澜,眼里也只有徐凌澜。「两位怎么会到这里来?又如何知晓有人被绑架?」她们被捣着嘴,那两个蒙面人又没弄出什么大动静来,他们怎么会知道屋里有人遇到危险?

    方然抢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曾在街上看到小娘子行医,一刻钟前看到你们和那男童匆匆经过,我们有个朋友重病,想请小娘子去看看,就跟了过来,幸好我们有跟过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后头强调了他们是她们救命恩人的身分。

    「有人病重?那现在过去看看吧!」

    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立刻去,主要是她现在还不想跟她家大人分开,能多在一起一秒是一秒,他们已经分开太久了,前世甚至没好好道别,她就被人沉塘了,她现在只想再好好看看她家大人,任何人都别想叫她现在走。

    「小娘子真是爽快!」方然赞赏地竖起了大拇指。

    徐凌澜若有所思,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眼前这姑娘的眼神和对待他的态度,都不像是对陌生人的态度,他肯定自己与她素昧平生,她为何像是认识他许久似的?

    陆宛飞因为前世经历把两人当成熟人,忘了她借屍还魂后今天才初相识,对他们十分信任,甚至连问问两人来历的想法都没有,这种态度落在清霜眼里就觉得不妥。

    对清霜而言,虽说这两人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可毕竟素不相识,谁知道会不会又有什么阴谋?就算他们真是好人,也还是两个外男,同行的事若让人知晓只怕是有损主子的闺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