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再过了一会儿,便见张天泽一脸疲惫地走了出来。「你父亲身上的毒已逼出大半,剩下的靠针灸与汤药慢慢调理便可。」

    「辛苦张大夫了。」陈紫萁满脸感激朝他行礼道。

    「刚解完毒,陈老爷只怕要昏睡一会儿,你别担心。」张天泽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陈紫萁忙快步走进里间,瞧着床上昏睡过去的父亲,见他原本脸上的那抹暗紫终于消除大半,只觉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被搬开,她终于能稍稍呼一口气。

    「姑娘,老爷终于得救了!」王嬷嬷一脸欢喜地说道。

    「是啊,父亲得救了……」陈紫萁喃喃道,眼眶一热,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辛苦王嬷嬷了,这里交给我吧,你先去外面休息一会。」

    「好,我等会再来换姑娘。」王嬷嬷也红了眼眶,说完便转身出去。

    傍晚时分,陈世忠幽幽转醒,瞧见女儿坐在桌边,他哑声唤道:「萁儿……」

    陈紫萁正在翻看一本医书,这是她刚才向王平借来的,闻声,她忙侧头一瞧,见父亲正望着自己,她激动的站起身,「爹,您醒了!」而后快步走到床边,「爹,您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陈世忠虚弱地摇了摇头,「虽然感觉全身无力,但胸口畅顺多了……」

    「老爷,您醒了,我这就去找张大夫。」王嬷嬷本在厅里休息,闻声立即冲了进来,话落,人又快速冲了出去。

    很快王嬷嬷便领着张天泽到来,替陈世忠把了把脉后,才道:「身体里虽然还残存少量余毒,但只要老夫每日施针再加上汤药调理,不出一个月就能将余毒彻底清除。」

    陈紫萁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一边朝张天泽行礼,一边连声道谢。

    「不过刚拔完毒,陈老爷的身子还非常虚弱,不宜移动。我听说你们住在客栈,那地方太过吵杂,不利病人休息。我这院子虽简陋了些,但胜在清静,若陈姑娘不介意,就让陈老爷暂时留在这里养病,等身子好得差不多再离开。」

    陈紫萁没多犹豫,点了点头,「只是如此一来,就要叨扰张大夫一阵子了。」

    「不碍事,抓药熬药的事就交给我家仆人。」张天泽摆了摆手,「此时天色也不早了,陈姑娘先回客栈休息,明日再来探望吧。」

    「好,如此就多谢张大夫费心了。」

    待张天泽离开后,陈紫萁简单与王嬷嬷交代几句,又与父亲说了会话,便准备回客栈休息。

    当她走到大门口,便见陈轩驾着青布马车已等候在此,「陈姑娘请上车。」

    「如此就有劳了。」陈紫萁朝他感谢道。

    回到客栈后,陈紫萁与兰草简单用过晚饭,泡了个热水澡,顿觉困意袭来。

    躺上床,她想到父亲真的得救了,心里仍然觉得有些不真实,至于父亲到底是因何中毒,脑中却没有半点想法。

    她正想努力思索看看,可实在太困了,想着想着便就睡了过去。

    第三章 汪东阳暗中算计

    调养了三四天后,陈世忠原本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几分血色,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只是暂时还不宜下床走动,只得继续躺在床上养着。

    陈紫萁与父亲说了会话,待他睡下后,刚走出房间,便见王平走进厅中说道——

    「陈姑娘,门外有位姓汪的公子说要见你。」

    「汪公子?」陈紫萁一脸震惊地问道。

    「陈姑娘是否要见?」王平见她没答应,忙问了一句。

    「好,麻烦王管事将人请到这里来。」陈紫萁压下心底的疑惑,点了点头。

    待王平走后,一旁的兰草忍不住出声道:「姑娘,汪公子突然从杭州跑来见您,我觉得您还是不见的好。」

    连着让王嬷嬷在此熬了几晚,今儿陈紫萁便让王嬷嬷留在客栈好好休息一天,带了兰草来帮忙。

    「为什么不要见?」陈紫萁随口问道。

    「姑娘您忘了?当初您提出要带老爷上京治病,他竟还上门劝阻您。」

    陈紫萁一笑道:「他当日劝阻我也是一番好心,是怕万一父亲撑不到京城,给家人留下遗憾。」

    兰草见她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心里不禁更加着急,「虽然姑娘将汪公子当成朋友看待,可我却觉得他待姑娘并不真诚。而且他父亲是个什么的人,姑娘您又不是不清楚,像这样的人家,姑娘就不应该与他们走得太近……」

    「兰草,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汪家与我家有生意上的往来,就算我心里有些看不惯那汪老板的作为,但也不能因此就断了与他家的生意吧?」

    兰草一脸愤慨又挫败地点点头,「我明白,只是姑娘要小心些汪公子,别全信他的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