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01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正文开始】

    掌珠转身便去了若兰的房里,若兰刚刚坐下,纹儿才端了茶来。掌珠走了去,若兰又站了起来。

    掌珠见状便笑道:「你且坐着吧,没事的。」

    若兰这又才坐下,掌珠走了去,将几匣点心奉上:「去买了些小点来,希望这里的味道你喜欢。」

    若兰扒开一看,却见是些糕点,她用绢子擦擦手,就捡了一块芡实糕来吃,接连咬了两口,方道:「味道很不错。」

    掌珠便顺口道:「知道你爱这些,所以特意买来你尝尝。」

    若兰三五下就将一块芡实糕吃完了,又擦擦手,接着喝了两口茶。

    「你怎么知道我的喜好?」

    「我……」她们曾经是姐妹,对于妹妹的喜好如何不清楚,可谢若兰已经将之前的事都忘记了,她也不再是谢若仪,两人再不是姐妹,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告诉若兰谢家的事,因此便说:「年轻女孩子不都喜欢吃甜食么,我也是猜的。」

    若兰愣了愣,她虽然想不起以前的事了,但她并不傻,跟前这女子分明就知道些什么,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藏娇馆看她,昨天还抱着她哭,今天又特意送了这些精致小点来看望她。她们之前必定是熟悉的,即便不是姐妹也是闺中密友,可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了。

    「姑娘姓傅吧?」

    「我的确姓傅。」

    「那傅姑娘之前和我很熟悉?」

    「自然熟悉,我们是失散多年的……好友,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打探你的消息,自从那日在俞家见了你一面后,我就天天记挂着你,只是没曾想到你竟然沦落到那样的一个地方。当初去闵阳见你的时候就想着带你走,可是后面遇到了麻烦,没能成功,还以为没有办法了,没想到那楚二公子竟然赎了你。」

    若兰有些痴痴的望着掌珠,等到掌珠说完之后才道:「那你告诉我家在哪里,家里可还有什么人,回头我去求了二爷,让他开恩,我想想见见自己的父母。」

    掌珠当时就僵在了那里,这叫她如何开口,她身子微微的有些发抖,手掌渐渐的收拢握成了拳头。

    良久之后,掌珠才艰难的说道:「他们都死了。」

    「死呢?怎么死的?一个人都没呢?」若兰接连追问,显然有些不大相信。

    掌珠只好编了话来哄她:「那年发大水将我们的村子淹没了,不仅是我的父母,你的父母也没了,后来你就不见了……」

    若兰呆呆的看着掌珠,她在质疑掌珠的话到底有几分真。

    「你说的都是真的?」

    掌珠横下心来,哄骗道:「犯不着拿假话来哄你,你若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掌珠说着就举起手来。

    若兰垂下头来,道:「不用发誓,只要你说的是真的,我就信你。」在藏娇馆的两年来她一直都找自己的家人,幻想着将来出去了能和家人团聚,如今好不容易脱了身,没想到到最后还是一场空。

    「若兰……」掌珠低低的唤了一声,若兰抬了眼睑看向了她,她渐渐的习惯了这个名字。

    掌珠走了过去,在若兰跟前半蹲下身来,接着将若兰揽入怀中柔声和她说:「我也是无父无母的人,虽然没了家人,但将来的路还是要走下去的。只要你平安,一切都好。」

    「嗯。」若兰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滴落在她的肩头,她与这傅姓女子不过见了几次面,彼此都不大熟悉,但她分明能感受到这傅姓女子是拿真心待她。若兰也就不再怀疑她,自是掌珠说什么,她便信什么。

    过去的事已经成为了历史,不论是谢家的事,还是藏娇馆的事掌珠都不方便再继续问下去,所以两人说着说着就没了话。曾经的若兰那样的善谈,那样的活泼,却被命运折磨成了这般,掌珠心里唏嘘不已。

    在若兰房里呆了一会儿,掌珠不知说些什么好,如今只要若兰一切安好就够了,她便起身告辞,若兰道:「傅姑娘闲了再来这里我们两个说说话。」

    掌珠点头答应,她转身就走,暗暗的用手绢擦了擦眼角。她刚走出了若兰的屋子,却见楚元贞站在对面的屋檐下。掌珠心道,这楚二公子知道若兰的来历吗?倘或他什么都清楚,要是什么时候说漏了嘴,这叫若兰如何承受。若兰是谢家仅剩的骨血的,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有些话还是提前支会一声的好,省得她一番苦心白费。

    掌珠想毕便走了过去,及至元贞跟前她站定了和元贞说:「二公子,我有几句想要和二公子说。」

    元贞见状便道:「好,你随我来。」

    掌珠便跟了元贞去了这边临时的小书房。

    这处小书房不过立着两个书架,架子上零散的堆放了一些书。另外还有一张书案,两把椅子。那案上盛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一架小小的玉石砚屏,屏风上是两句诗,掌珠也没心情细瞧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砚屏旁是一个白瓷的花插,那花插里插了一朵大红色的花朵,不是山茶,倒是朵月季。

    元贞挪过了一张椅子请掌珠坐,掌珠见椅上铺着驼色的闪缎垫子她便告了坐。

    元贞跟前的小厮扫红捧个茶盘来,盘里放了两只五彩的茶盅,还有一五彩的瓷碟,碟子里装的是新出的蟹黄松仁。

    扫红放下茶碗便退下了,元贞命他掩了门,这书房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元贞先端了茶盅与掌珠道:「傅姑娘请尝尝我们王府的茶。」

    掌珠却没有动静,元贞已经先喝了两口,等到他放下茶碗后却见掌珠坐在那里发怔,他不免又道:「傅姑娘到底有何事要与我说?」

    掌珠这才悠悠的回过神来,她轻抿嘴唇,接着便站了起来,肃然道:「有一事还请二公子答应。」

    「到底什么事,你慢慢的说来。」

    掌珠看向了元贞便问了句:「二公子给若兰赎了身,您可知道她的身世?」

    (部分情节删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