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节:赎买自由的所需的资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乔奇·卫勃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借给他向凯谋赎买自由的所需的资金。这时他愿意到我们铺子里来当一个职工。那时我们没法雇用他,但是我愚蠢地告诉了他一个秘密,我不久打算开办一个报纸,到那时我或许可以雇用他。我告诉他我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这样一个事实上:当时唯一的一家报纸是勃拉福办的,是一份毫无价值,经营得十分恶劣,而又枯燥无味的报纸,但是他还能赚钱,因此我想一家优秀的报纸一定会赚钱。我请卫勃不要告诉别人,但是他竟告诉了凯谋。凯谋为了抢在我前面,立即宣布他自己印报的计划,并雇用卫勃办报。我对此很愤慨。因为当时我还不能立刻办报,为了破坏他的计划,我替勃拉福的报纸写了几篇有趣的作品,总题目是《爱管闲事的人》,后来勃赖诺把它继续了几月之久。这样广大人民的注意被吸引到这家报纸来了,凯谋的计划,经过我们的冷嘲热讽,遭到了人们的漠视,但是他仍然办了报,办了九个月,最多是九十个订户,以后他就贱价把报纸出让给我了。我早就准备好接办这家报纸,就马上把它接受过来,在几年之内,这家报纸变成了我十分赚钱的事业了。

    我知道我喜欢用单数第一人称讲话,虽然这时我们还是合伙经营的,这也许是因为事实上全部事业的经营都归我负责,梅莱笛斯根本不能排字,印刷也不行,而且难得有几天不喝醉酒。我的朋友们常因为我跟他合伙而表示惋惜,但是我将善处逆境尽量利用而已。

    我们的报纸一出来,它的外貌就跟宾夕法尼亚以前的报纸迥然不同:不但字体清晰,而且印刷精美,当时保奈特州长和马萨诸塞州州议会之间正发生着争执,我在评论这件事时所作的一些激烈的言论引起了领导人物的注意,使得这报纸和它的发行人常常成为谈话的资料,不到几个星期他们都成为我们的订户了。许多人就照了他们的榜样做,这样我们的读者就不断地增加,这是我会写点小文章的最初的良好效果之一。另外一个效果是:当那些要人看到了一个能够动笔的人现在控制了一家报纸时,他们就认为应当鼓励我,对我施些恩惠。勃拉福这时还在承印选举票、法律和其他公家的生意。他把州议会向州长的请愿书印得又粗劣又错误百出,我们把它重印了,印得又精美又准确,我们寄一份给每一个议员,他们看出了这两者的不同。这件事就增加了在议会中支持我们的议员们说话的力量,这样他们就通过把下年度的印刷工作由我们来承印。

    我们在州议会的朋友中,我不能忘了上面提到过的汉密顿先生,这时他已经从英国回来了,并且是州议会的议员。他在这件事上大力地支援我。像以后在其他事情上一样,他毕生对我爱护备至。有一次我替他的儿子弄了五百镑[富兰克林原注]。

    约在此时,佛南提醒我我欠他的债款,但是他并不催迫我。我写了一封信给他,坦白地承认我的过失,恳请他再展缓一些时候,他也答应了,一等到我有了能力,我就连本带息地把它付清了,并且表达了我的谢意。这样,这一个过失在某种程度上总算改正了。

    但是这时完全出乎我意料以外地另外一种困难发生了。梅莱笛斯的父亲,按照我们原来的谅解,应当付偿我们印刷铺设备的费用,但是他付了一百镑,他只能付出这一百镑,还欠了一个商人一百镑,这个商人等不及了,就向法院告了我们。我们缴了保释金,但是我们看到假如我们不能及时地筹措款项的话,法庭不久就得宣判和执行,那么我们美好的希望将与我们一起遭到破灭,因为他们要把印刷机和铅字出卖还债,可能还是半价出售哩。

    在这种不幸之际却来了两个真正的朋友,他们的友情我从来也没有忘记,而且在毕生中将永志不忘。他们各人分别地不约而同地并且自动地愿意为我垫付一切必需的款项,使我能够自己单独经营业务,假如办得到的话。但是他们不喜欢我和梅莱笛斯继续合伙,他们说有人常看见梅莱笛斯喝醉了酒在街上行走;也有人看见他在酒馆里玩下流的赌博,这些对我都是奇耻大辱。这两位朋友是威廉·柯尔曼和劳勃脱·葛莱丝。我告诉他们只要还有希望梅莱笛斯父子能够履行他们在协定中的义务,我就不忍提议拆伙,因为我觉得他们过去帮了我不少忙,如果他们有能力的话,他们现在还将帮我忙,我受过了他们不少的恩惠。但是假如他们终于不能履行他们的义务,因而我们的合伙势非解散不可的话,到了那时我将认为我可以随意接受我友人们的协助了。

    事情就这样拖了一个时候,我就对我的伙友说:“可能你父亲不喜欢你参加我的事业,因此他不愿替我们两人垫付款项,但是他可能却愿意替你一人出钱。假如是这样的话,请你告诉我,我将退出合伙,离开此地。”“不,”他说,“我父亲倒是真正的感到失望的,他是真正无力垫付款项,同时我也不愿意更使他痛心。我现在知道我不能胜任这个印刷工作。我从小就学农,我的进城来,在三十岁的年龄,充当学徒去学习一种新的行业,实在是一件荒唐事。我们有很多威尔斯人将到北卡罗来纳去殖民,因为那里土地很便宜。我想跟他们一块儿去干我的老行业。你可以找朋友来帮助你,假如你愿意承担印刷所的债务,归还我父亲所垫的一百镑,替我还清我个人的一些零星欠款,再给我三十镑和一个新的马鞍,我将让与我的股权。全部产权归你所有。”我同意他的提议。我们马上就写了一张证书,签了字盖了印。我给了他他所要求的东西,不久他就到卡罗来纳去了,第二年他从那里寄了两封长信给我,信里包含了关于那一地区到那时为止最好的一篇叙述,讲到它的气候、土壤、农业等。因为关于这些事情他原是十分内行的。我把它们在报上发表了,读者大为满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