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节:关于“生活秩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但是碰巧我撰写和发表这些说明的打算从未实现。的确,我常常记下一些短短有关的感想、论断等的笔记,以备日后应用,有一部分我还保存到现在哩!但是由于我早年对私人事业和日后对国家大事必须加以密切的注意,使我不得不把它耽搁了。因为既然我认为它跟一个巨大的广泛的计划有关,而这个计划又需要一个人的全部精力去执行,一连串非预料所及的职务使我无法实现这一计划,因此这些说明也就迄今尚未脱稿。

    在这部作品中,我本想解释和应用这样一个原则,就是:假如光考虑到人性的话,那么不道德行为之所以有害,并不是因为它们是被禁止的,而它们之所以被禁止正是由于它们有害。因此,做一个有德行的人,即使他希望在今生得到快乐的话,也是于他有益的,从这种情况看来(因为世界上经常有一些富商、贵族和亲王需要诚实的仆人去管理他们的事务,而这种诚实人又很罕见),我本想努力使年轻人相信,世界上没有其他品质能像诚实廉洁一样地可能使一个穷小子发财。

    我的品德项目起初只包括十二条,但是一个教友会的朋友很亲切地告诉我说,人们一般都认为我很自大,我的自大又常在谈话中显露出来,我在讨论任何问题时总不满足于证明我是正确的,而且还傲慢自大,有点盛气凌人。关于这一点他举了几个实例使我信服。我决心尽可能地在克服其他缺点的同时,努力克服这种坏习惯或愚行,所以我在单子上加了谦虚一项,并使这词具有广泛的涵义。

    我不敢夸口在养成谦虚习惯方面,在实际上我有多大的成就,但在外表上我却有了不少进展。我经常禁止我自己说出一切直接与别人的意见相左的和一切过分自信的话,我甚至按照我们“密社”的老规矩不许我自己使用英语中一切表明肯定见解的单词或辞句,例如“一定地”、“无疑地”等等。相反的,我采用了“我想象”、“我料想”,或是“我猜想一件事情是如此如此”,或是“现在在我看来好像是……”。当别人表示一个我认为是错误的意见时,我并不粗暴地驳斥他的主张,立刻指出他提案中某些荒谬悖理的地方,我放弃了这样驳斥时所给我的快慰。在回答时我开始指出在某些情况下他的看法是正确的,但在当前的情况下在我看来或是好像有些不同,云云。不久我发现了这种改变方式方法的好处,我跟别人的谈话比以前融洽了。由于我谦逊地提出了我自己的见解,这些意见反而更容易为人所接受,更少引起人们的反驳。当我发现我错了的时候,我也不至于过分地懊丧;当我是对的时候,我也更能说服别人放弃他们的错误,接受我的意见。

    这种做法,起初我觉得很别扭,后来终于变得那么容易,对我那么自然,我想可能在过去五十年中没有人曾经听我说过一句武断的话。在我早年,当我提议建立新的制度或是修改旧的制度时,我的意见之所以被人重视,我后来成为议员,我之所以在议会中有那么大的影响,我想这主要当归功于这种种谦逊的习惯(撇开我的诚实廉洁品德不讲的话);因为我不善辞令,从来不是一个能说善辩的人,讲话疙里疙瘩,常有语病,但是尽管如此,我的主张一般仍然得到人们的支持。

    其实,在我们天生的各种感情中,恐怕没有一样比骄傲更难以驯服的了。尽管你把它改头换面,跟它拼命,把它打入十八层地狱,把它镇压下去,尽管你尽量地把它压制克服,你还是消灭不了它,它还会不时地钻出头来显露原形。可能就在这本自传里你会常常遇见它;因为即使我能想象我已经完全克服了骄傲这一缺点,可能我又会因我的谦虚而感到自豪了。

    以上一七八四年写于巴夕。

    一七八八年八月,现在我在家里,快要动笔了,但是我的许多笔记在战争中遗失了,因此我不能像我期望的那样从笔记中找到材料。但是我终究找到了下面这一部分。

    既然我提到我曾经想出了一个巨大而广泛的计划,那么我想我应当在这里叙述一下那个计划产生的经过和它的目标。下面这个偶然被保存下来的小小文件说明了它是怎样在我头脑中发生的。那文件就是:

    一七三一年五月十九日我在图书馆读历史时的感想。

    政党推进和影响世界大事、战争、革命等等。

    这些政党的见解代表着他们当前的利益或是它们认为是它们当前的利益。

    这些不同政党的不同见解却引起了极大的混乱。

    当一个政党在执行一个大计划时,党内每一个成员的心目中都有他自己独特的个人利益。

    在政党达到了它的大的目标以后,每一个成员就一心一意地要求得到他自己的利益了。这些个人的利益错综复杂,相互矛盾,把一个政党分成许多派别,结果引起了更大的混乱。

    不管他们口头上怎么说,政界中人的行动很少是光从国家利益这一目的出发的。尽管他们的行为是于他们国家真正有益的,但是人们仍然只是从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分不开这一角度出发的,而并不是出于尽忠报国的至诚。

    在政界中为人类的利益服务的人那更是凤毛麟角了。

    在我看来目前很有必要把各国有德行而又善良的人组织成一个正规的团体,定名为“联合道德党”,党员要服从妥善、合适而又明智的党章。这些善良而明智的人,若与普通人遵守普通法律相比,当更能自觉自愿地遵守党章了。

    目前我认为假如一个有资望的人能够正确地试办这样一个党,他必然能蒙上帝的喜悦,一定会成功的。

    本·富兰克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