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节:吉尔柏特·檀南特牧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我们的城市规划得美观整齐,我们的街道既宽又直,并且相互交错成直角形,但是不幸的是这些街道长期未经修铺路面,每逢雨季沉重的马车轮却把它们翻掘成泥沼,使人裹足不前,在晴天则尘土飞扬,令人难以忍受。我曾经一度住在以前的泽西市场附近,当我看到市民在购买食物时跋涉污泥中的情形,颇感不安。后来在市场中央的一长条地方终于铺上了砖,所以市民们一到市场,就可以脚踏实地了,但是市场外面的街道往往泥泞不堪。我跟人讨论过这件事,我也为它写过文章,我终于使得从市场到住宅前面的砖人行道这一段街道铺上了石板。在某些时间内,这就使得人们可以不弄脏鞋子顺利地到达市场了。但是因为这条街的其他地方都未经铺路,所以每当一辆马车从泥路走上石路时,把它的泥土震动下来,堆在石板上,不久石路上也沾满了泥泞,又没有人去清除这些污泥,因为这时城里还没有清道夫哩!

    经过了一番调查以后,我找到一个贫穷勤劳的人,他愿意做清道工作,每周扫街两次并把每家门前的垃圾搬走,每家每月出资六便士。接着我就写了一张传单,把它印了出来,指出这一笔小小的费用可能替邻近的人们带来的好处。例如,由人们脚上带进来的泥泞减少了,我们家里就可以比较容易弄干净了;街道清洁后,顾客更容易到店铺来,顾客增多可以增加商店的营业等;在刮风的时候,灰沙不致吹到他们的货物上去等等。我每家分发一张传单,一两天后我跑到各家去访问,看究竟有多少人愿意签订合同支付这六便士。各家毫无例外地都签了合同,在一个时期内这个计划进行得顺利。全市居民对于市场附近街道的清洁,因为它便利了大家,都感到很高兴。这就使得人们普遍地要求把所有街道都修铺起来,同时也使得他们更愿意为铺路而纳税。

    过了一些时候,我起草了一个替费城铺路的议案,并在州议会中提了出来。这件事发生在一七五七年,刚在我去英国之前,等我离开美洲后,这议案才获得通过,当时在估定税额的方式方面做了某些变更,这些变动我认为是不好的,但通过的议案还附有关于路灯的条款,这倒是一个很大的改进。一个普通老百姓,已故的约翰·克利夫敦先生,曾经把一盏灯装在他门口,这样他就用实际的榜样说明了路灯的效用,人们是从他的实例中首先想到在全城各处点灯的念头的。有人把首创这一件公益事业的光荣归于我,但实在是属于那位先生的。我只是模仿了他的榜样,我只是在改进路灯的形状方面略有微功。我们的路灯跟起初我们从伦敦买来的球状路灯是不同的。这些圆形的路灯有下列缺点:空气不能从下面进去,因此烟煤不能迅速地从上面出去,烟煤只在圆球内打转,黏附在球壁上,不久就阻塞了路灯应发的光线,而且每天需要去擦拭灯罩,如果一不小心碰一下就破了,整个灯罩就变成无用了。因此我建议用四块平玻璃拼凑起来,上面装一长烟囱以便烟煤上升,灯下开裂缝以便空气进去,促进烟煤的上升。这样,灯罩就可保持干净,不至于像伦敦的路灯那样,在几小时内就变成昏暗无光了,路灯就可以不断地光明灿烂直到天明。即使偶然碰一下,一般也只敲破一块玻璃,重配也很方便。

    伦敦伏克斯可花园的球状灯底下的孔洞使得灯罩干净,我有时候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伦敦市民没有想到在他们的路灯底下同样地也开几个孔。果然他们的路灯底下也有孔,但是这些孔洞是别有用途的,那就是,用麻线穿过这些孔洞悬挂下来,使得火焰能够迅速地传递到灯心。至于放入空气的用途,他们好像并没有想到,因此,路灯点了几小时以后,伦敦街上已经暗淡无光了。

    提起这些改进,使我想起我在伦敦时曾向方寿节博士建议的一件事。方寿节博士是我认识的人中间最优秀的人之一,是公益事业的一个伟大首创者。我看到在天晴的时候,伦敦的街道是从来没有人去扫的,尘土随风飘扬,听其自然积储起来,一下雨尘土就变成了泥浆,满街泥泞,不堪涉足,除了由穷人拿着扫帚开辟出来的一条小道外,连穿越街道都不可能。这样过了几天后,人们花了很艰巨的劳动把泥浆耙起来,倒进上端敞开的马车中。但是当马车在马路上颠簸时,车身两侧会震出烂泥来,掉在路上,有时使路人感到烦恼。伦敦市民之所以不扫除街上尘土的理由据说是因为怕尘土会飞进商店和住宅的窗户。

    一件偶然发生的事情使我知道扫街原花不了多少时间。一天早晨,在我克雷文街寓所的门口,我看见一个穷苦的妇人拿着一把桦树枝扫帚在扫我门前的人行道,她看上去很苍白很软弱,好像大病初愈的样子。我问她谁雇用她来扫街,她说:“谁也没有雇用我,但是我穷苦不堪,我在富贵人家门前扫地,我希望他们会给我一点钱。”我要她把整条街扫干净,我愿意给她一先令。当时是九时整,在十二点钟时她来要钱了。我起初看她动作很迟缓,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件事那么快就做完了。我派我的仆人去看个究竟,他回来报告说整条街扫得一干二净,所有尘土都放在路中央的明沟中了。下一次下雨的时候,就把尘土冲走,所以人行道,甚至阴沟,都十分干净了。

    当时我认为假如一个虚弱的妇人可以在三小时内扫这样一条街,一个强壮敏捷的男子或许只要一半的时间就可以办到。在这里让我说明,在这样狭窄的街道中,与其两边靠近人行道处各有明沟一条,不如在街道中央开一条沟较为便利,因为当一条街上的全部雨水从两边集中在中央时,它在中央形成一股急流,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冲洗掉它所接触到的全部泥土。但是如果把它分成两路,水流就常常太弱,不能冲洗掉两边的泥土,只不过使它所接触到的泥土更加稀烂,所以车轮和马脚就把它泼溅在人行道上,因此使得人行道肮脏泞滑,有时也会把泥浆溅在路人身上。我曾向这位善良的博士提出了如下的建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