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2节:告约克和昆布兰郡居民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件事对我没有特别的利害关系,因为除了满足我行善的愿望以外,我只是鞠躬尽瘁,心焦神疲而已。假如用这一办法不能获得所需的车辆和马匹的话,那么在两星期之内我就只好报告那位将军。我猜想轻骑兵约翰·圣克莱爵士会立刻带着一队士兵到宾夕法尼亚来找车马。到那时我将感到十分遗憾,因为我是你们最真诚忠实的朋友和同情者。

    本·富兰克林

    我从将军那里领到约八百镑,作为付给车主等人的预支租金,但是因为这笔款项还不够,我又垫付了两百多镑。两星期后一百五十辆马车和两百五十九匹驭马就启程向军营出发了。那广告本来就讲好如有车马损失,照估价赔偿。但是物主说,他们不认识布剌多克将军,或是他们不知道他的诺言是否可靠,所以他们坚持要我亲自担保,于是我就担保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军营里跟丹巴上校联队的军官们共进晚餐,丹巴上校告诉我他替他的部下担忧,他说这些军官们收入一般都不多,在这米珠薪桂的国度里,这次经过旷无人烟地区的长征中所必需的日用品,他们无力购买。我对他们的处境表示同情,决定设法替他们想些补救办法。但是我没有告诉他我的意图,第二天上午我就写了一封信给一个有权支配一些公款的委员会,热诚地希望他们考虑这些军官的处境,提议赠送给他们一些饮食和日用必需品。我的儿子对于军营的生活和需要曾经有过一些经验和体会,他替我开了一张单子,我就把它附在信里。委员会同意了我的请求,这件事办理得如此迅速,当宾州的马车队到达军营时,这些日用必需品也由我儿子押运着送到了。共计二十包,每包计有:塔糖六磅。格罗斯忒干酪一枚。

    上等黑糖六磅。上等牛油一小桶(二十磅)。

    上等绿茶一磅。陈年白葡萄酒二打。

    上等武彝茶一磅。牙买加酒二加仑。

    上等咖啡粉六磅。芥末粉一瓶。

    巧克力六磅。上等熏腿二只。

    上等饼干五十磅。腌舌半打。

    胡椒半磅。米六磅。

    优等白酒醋一夸尔。葡萄干六磅。这二十个大包,包装得好好的,放在二十匹马上。每一个包跟一匹马一同送给一个军官。军官们收到这些礼物时,感激莫名,两个联队的上校都写信给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将军看我替他租到了车辆等物也感到十分满意,马上偿还了我的垫款,再三地向我道谢,并且要求我继续协助他,替他输送粮秣。这事我也答应了,并且忙忙碌碌地采办着军粮直到我们听到他败北的消息为止,我私人替他的军队垫付了英币一千镑以上,我寄了一张账单给他。幸亏在这次会战开始的前几天,他收到了这张账单,他立即寄回来一张汇单,命令军需官付还给我一千镑的整数,余数并入下次账目。现在我认为能够收回这笔款子是侥天之幸,因为以后我就永远未曾能够收回余数。这件事以后我还要提到。

    这位将军我倒以为是一个勇敢的人,在某些欧洲的战争中他很可能成为一位优秀军官。但是他的自信力太强,对于正规军队的作战力量估计过高,对于美洲殖民地人民和印第安人两者估计过低。我们的印第安语翻译乔治·克罗干带了一百名印第安人参加了他的进军,这些印第安人,如果他好好地待他们,可能作为向导、侦察兵等,对他的军队大有用处,但是他看不起他们,怠慢了他们,所以后来他们慢慢地离开了。

    有一天,我跟他谈话,他稍稍告诉我他进军的计划,他说:“攻下了度垦堡以后,我将直捣尼加拉;攻下尼加拉以后,如果季节还不太晚的话,我将进取方替耐克。我想季节一定不会太晚,因为度垦堡阻拦不了我们三四天,度垦堡一下,我就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拦阻我进攻尼加拉了。”在这以前我老早就认为,当他的军队在一条羊肠小道中进军时,他必然要把队伍拉得很长,而这条小道就可以因森林和丛林而被切断,我也想到我曾经读到过,前一次有一千五百个侵入伊洛奎印第安人地区的法国人遭到了失败,因此我有点怀疑,同时我也替这次出征捏一把汗。但是我鼓足勇气只敢说:“当然喽,将军大人,如果你带着一支有这么多大炮配备的优秀部队安全地到达度垦堡,因为度垦堡的防御工程尚未完成,而且听说驻军人数也不多,所以一定指日可下。但是我担心的只是印第安人的埋伏可能阻碍你的进军。印第安人对于埋伏行之有素,因此在掩护和偷袭方面都是十分巧妙敏捷的。你的军队的行军行列必然拉得很长,几乎有四英里之远,这样它可能遭受到从侧面来的突击,可能被切成几段。由于距离过远,被切断的部分不可能及时地相互支援。”

    他笑我愚昧无知,他回答说:“的确,这些生番对于你们未经训练的美洲殖民地民兵可能是强敌,但是对于英王陛下的久经训练的正规军,先生,他们是毫不足道的。”我想到我没有资格跟一个军人争辩他专业上的问题,所以我就不再多说了。但是敌人并没有像我担心那样地乘机攻击他那漫长的队伍,他们让它继续前进,不加阻挠,直到离目的地九英里的地方。那时,部队比较集中(因为部队刚渡过了河,先头部队停止前进等待着全军过河),而且处在一块比以前所经过的地方更宽广的林间空地上,就在这里,敌人从树后和丛林后面用密集的火力向先锋部队进攻。到这时将军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敌人就近在咫尺。先锋部队既然已经秩序大乱,将军就催促大军上前援助,但是由于马车、行李和牲口的缘故,队伍的前进就十分紊乱。不久敌人从他们的侧面开了火。军官们因为骑在马上,是鲜明的目标,成为众矢之的,很快地都倒下了。士兵们挤在一起,也听不到军官们的号令,只是呆在那里给人射击,直到他们当中三分之二的士兵都中弹而死了,到了那时,他们恐慌极了,大家就慌张地逃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